新闻热线:0551-3413299 投稿信箱:drama@anhuinews.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最佳分辨率:1024x768
 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IT 商情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企业 专题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黄梅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黄梅影集|皖声徽韵|戏剧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
经典热词
严凤英 韩再芬 吴琼 马兰 美女
黄梅戏 徽州女人 女驸马 天仙配
戏剧 牡丹亭 京剧 越剧 昆曲
精彩文章
·卧薪尝胆重铸《钟离剑》
·湖南日报:家园深处的珍藏
·(多图)先秦至隋唐戏剧概述
·梨园趣事:梅兰芳遭遇枪匪
·【图文】艺苑奇葩赵丽蓉
·专家热评“苏州昆曲现象”
·台上“弱女子”台下大丈夫
·【多图】唐代优戏与歌舞戏
·名琴捐赠北京戏曲博物馆收藏
·南音可与苏州昆曲媲美
·董文华将复出北京舞台(图)
·评论:戏剧的本质是震撼人心
·专家呼吁――戏曲回归表演
精彩推荐
·【专题】吴琼自传:我写我心
·【专题】二十一届戏剧梅花奖
·【专题】姹紫嫣红牡丹亭
·【专题】徽声皖韵歌悠扬
·【专题】南曲戏文八百年
·【专题】史诗剧《白门柳》
·拯救川剧不得不“变脸”
·【专题】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
·再芬变白领全力办“公司”
·你 方 唱 罢 我 登 场
·20多佳丽展示黄梅戏等才艺
·明星风采:吴美莲影集
精彩唱段查询
唱段点击排行榜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网 > 黄梅经典 > 结庐品梅 > 名家访谈 正文
淡妆浓抹总相宜
  推荐热区: 星光灿烂下“雷雨”  历史剧《窦娥冤》  梅兰芳画传  牡丹亭  我写我心  海上姊妹花   蛛网   祝福  红楼梦   小辞店   徽州女人   长恨歌   天仙配   桃李无言    女驸马   夫妻观灯    打猪草     ...更多精彩
梅苑奇葩马兰花           2003-02-10 15:43

  ——喜看马兰扮演的张玉良形象

  石楠小说《画魂》里的张玉良形象,早已深入人心。那么,一个阅历不深,经验不足的青年演员,能否逾越时代的鸿沟,生活的局限,缩短和人物的距离,在黄梅戏舞台上再现画家的形象呢?笔者带着疑虑走进剧场,观看马兰的表演。

    大幕拉开,芜湖商界人士设宴为新任海关监督潘赞化接风洗尘,呼叫歌妓宴前助兴。在委婉深沉的音乐中,一个怀抱琵琶的少女低头缓步上场。她拘束中显露着忧郁。纤细的手指轻拨琴弦,慢慢吟出严蕊的《卜算子》。歌声饱含着深沉的哀怨,引起潘赞化的注意。“你读过书吗?”“我没有读过书。”潘赞化惋惜地说“可惜呀,可惜!”玉良抬头望了潘赞化一眼。这里没有语言,没有大副度动作,仅此一瞥,却表达了她既惊异又感激的神情。此刻,马兰准确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第一印象”,使我不知不觉缓解了审视的目光。马兰所扮演的不就是那个卖入青楼的歌妓张玉良吗! 

    舞台形象的真实性、可感性,是增强观众可信性的关键。“艺术就是感情。”(罗丹)马兰正是以充实的内心活动和准确的外部动作,抒发了张玉良复杂多变的思想感情。第一场马会长对玉良的威逼恐吓,玉良求潘赞化收留反遭误解、斥责,玉良见青楼姐妹小兰清白之身难保,愤然跳楼被潘赞化阻拦,到潘赞化思想转变,玉良十分感激地跪在他面前,马兰均很好地把握了人物情绪的种种变化,把张玉良对潘赞化由防范到接近,由怀疑到信任和感激的心理活动表现得层次清晰,真切感人。让人感受到这个出身微贱的歌妓争取做人,不甘屈辱的倔强性格。 

    如果说张玉良在第一场是被黑暗社会“埋没无颜色”,那么第二场就是“一出污泥便可人”。帷幕起处,玉良踱步背诵书文,而后,她望望窗外,坐下来绣花。潘赞化回来,她忙为他收放提包,端茶让座。马兰以轻盈的步法,亲切的态度,表现了玉良对恩人的殷勤。当赞化对玉良绣的莲花倍加赞叹时,马兰并没有着重渲染玉良的羞涩,而是以平淡的语气,表示对恩人的敬重。后来赞化为玉良书写咏藕诗,玉良左腿跪在凳子上,歪着头用跷起的右手指着诗稿一字一句地念。她那一跪一指,一看一念,简直象个天真稚气的孩子在亲人面前流露出自然天性。下边允婚一段,马兰的表演更为出色。赞化为抗争邪恶势力的诬蔑中伤,决定娶玉良为妻。这是梦幻还是现实?玉良简直不敢相信。一刹那的停顿,眼眶内闪现出幸福的泪花,抑制不住万分激动的情潮扑向赞化。在这一静一动,一抑一扬,一悲一喜中,玉良的炽热感情表达得涵蓄深刻而有起伏。 

    张玉良得到潘赞化的爱情,是她第一次获得做人的权利;去法国留学深造,是她追求人生价值的更高起点。马兰正是在这条起点线上,着力揭示玉良自身的心理矛盾:是忍受屈辱还是知难而进;是做个贤妻良母还是继续深造。她画的《裸女》因自己的身世不准参加毕业画展时,马兰的表演是:上前急切追问洪教授:“什么,不准参加画展了?为什么?为什么?”洪教授不愿世俗偏见伤害玉良,而玉良已经意识到原因所在,她强忍悲伤,双目微闭陷入苦闷之中。“刘校长看了你的画,决定推荐你到法国留学了!”玉良以为这只是洪教授对她的宽慰,淡淡的说出:“这是真的?”洪教授诚挚的反问:“我何时骗过你?”玉良为之一动,但又疑虑不解:“推荐我去法国留学?”“对,到法国深造!”这坚定的回答,使玉良欣喜若狂,连转两个身后又向洪教授行了个深躬礼。大幅度的舞台动作,描绘了人物的心理,烘托了人物的情绪。从苦闷到欢悦,先抑后扬,于对比中展现了师生间深厚情谊和玉良强烈的求知欲。而这些也是为了给下边玉良和赞化的戏作好铺垫。马兰没有概念化地处理玉良与赞化的思想矛盾。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玉良非常钟爱自己的丈夫,感激赞化帮她走进了艺术殿堂,但也没有忘记自己受人歧视的身世,更不会忘记一幅《裸女》画的教训。玉良一字一泪的说:“化兄,别怨我太狠心,要是做母亲的不能挣脱自己卑贱的命运,她的孩子就是生下来,在这个社会也没有立足之地呀!”马兰以低沉的语气,把这段台词念得既是向亲人的劝说,更是对不公平的社会有力的控诉。她把赞化的深情厚爱,刘校长、洪教授的关怀和培养,化作推动自己奋进的力量,攀登人生的未来,使玉良形象达到一定的哲理深度,引人思索。 

    第四场围绕着玉良是走是留展开戏剧冲突。四年来异国的艰辛学艺生活已告结束,就在要返回故土和亲人团聚的幸福时刻,著名雕刻家琼斯教授愿免费教受她学习雕塑。何去何从,等待抉择。马兰深入体察玉良思念之情,“实不忍误归期叫他空喜一场”,较好地揭示人物复杂的矛盾心理。这里没有大的动作,更没有尖锐的冲突,而是通过唱腔和表情变化,把人物内在的精神世界挖掘出来——从一个追求人生价值上升到为祖国争光的高度。 

    六年之后,身为教授的玉良出现在上海展览厅,为她的画展张罗。装束变了,人已到中年。马兰的扮相端庄稳重,既有教授气质,也强调了玉良的质朴特性。她背起双手,拿腔做调地同化兄开玩笑,笑得是那么甜蜜,把夫妻间的和谐表现得情趣盎然。 

    新的生活刚刚开始,一群魔鬼幽灵出现了。他们把凝结着中华民族浩然正气的大幅油画《人力壮士》,诬蔑为“妓女对嫖客的歌颂”,划破扯掉,呼啸而去。玉良悲愤交加,猛然回身面对地上残破的画布,心如刀割,创巨痛深。在断续的琵琶声中慢慢走向台前,无力地曲身跪下,双手捧起画布如痴似呆,以轻声和气声并用唱出:“一刹时昏了天,昏了地……半生心血毁须臾。” 

    “追求美的人,从来都是勇士!”刘校长激励她,使她镇定下来,使将要熄灭的火又重新燃烧。逆境打败弱者而造就强者。玉良决心继续追索,“画不惊人死不休!”在这激变中,马兰以浓墨重彩深化人物,用内张外驰的心理节奏,造成压抑的舞台气氛,然后由弱到强,由抑到扬,让观众看到玉良在矛盾冲突中所迸发出的倔强、刚毅的性格火花。 

    “一波未息一波出,可怜最苦女儿身!”来自社会上的打击和屈辱,没有使玉良瘫倒,然而接踵而至的是更为严峻的考验。潘赞化的大夫人要她“行礼下跪拜夫人”。来自家庭的侮辱,使她椎心泣血。这段戏是屋内屋外三人不同情绪的交织。从马兰的背部动作中,让人感到玉良的心的颤抖,有种“无声而哀”的凄楚之感。马兰以曲线形的动势、推进式的节奏,揭示玉良复杂而紊乱的矛盾心理——“社会不容我,家庭难安身。”留又留不得,走又无去路;更怕难坏了恩人赞化。气愤紧张,咄咄逼人。就在大夫人哭闹找死、赞化将要下跪时,玉良再也顾不得什么了,猛然推开屋门。此时,一切声响嘎然而止,陷入沉寂之中。静的让人慌恐,静的让人揪心,虽静犹动。玉良精神恍惚,一步一步走到大夫人面前双膝跪下。在这一组无声的动作中,流露出受痛苦的心灵的无限隐痛,使抑制的感情动人心魄,产生出极大的艺术感染力量。马兰的表演既不过火,也不平淡,而是以“自然的常道”(莎士比亚语)揭示了人物特殊的感情状态。 

    三十个冬去春来,三十年苦苦求索,她终于登上了世界画坛,不负国人的厚望,也为受屈辱的女人争一点做人的尊严!当那达、少华为玉良荣获巴黎大学多尔烈奖而欢欣鼓舞时,老年的玉良笑容可掬,步入大厅。从马兰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上,无论是形体造型或声音造型,玉良的形象都有了明显的改变。她步履缓慢稳重,面容显得苍老而风韵犹存,青年时那灵秀的双目更加深邃,声音低沉而浑厚,特别是艺术上的成熟,使她具有一种内涵的美。她的愿望实现了,在这大喜的日子,却不能尽情狂欢,她想的更多、更深、更远……“孤独感时刻让游子断肠”。祖国、亲人、赞化兄、刘校长、洪教授形现于目,言犹在耳。在那遥远的东方热切向她召唤。她要立即回国,要尽快见到亲人。她时而激动得热泪盈眶,抓住王萍的双手又不知从何说起;时而来回走动,让人感到她难以控制的思念之情。就在这时王萍将要告诉她有关潘赞化的消息。饱经忧患的玉良已经予感到了不幸。马兰以深沉的激情和高度的抑制,使微微颤抖的身躯落坐在沙发上。“哀莫大于心死。”没有泪水,没有表情,死一样的沉寂。玉良对救命恩人赞化的去世表现出了巨大的悲痛。 

    “情者可以贯金石而动鬼神。”(黄宗羲)情感来源于性格,而性格中最动人的情,则基于人物高尚纯洁、美好的情操。马兰准确把握了人物个性发展的逻辑,在各个时期的特定情境中,让“情”顺乎自然的激发出来,成功地创造出情感色彩浓重而又复杂的艺术形象,富有强烈的舞台艺术魅力。 

    马兰从一招一势学演古典戏中的千斤小姐,到自创近代人物张玉良形象,这是一个新的飞跃,一个质的变化。她没有传统戏旦角那种忸怩之态,代之以朴实的生活气息,却又富有戏曲味,既有规范又有自由。其表演顺乎自然,含乎情理,给人一种天籁浑成,不事雕琢之感,弥漫着异常新鲜的芳馨。马兰在《张玉良的毅力鼓舞着我》一文中深有感触得说:“为了演好这个人物,我尽量使自己的思想靠近她生活的时代,把握她的意志和情感。我喜欢张玉良,钦佩张玉良,我对她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所以每场排练和演出中都常出现即兴之举。张玉良的行为常使我激动得流泪,心颤。演出时我的心总是和张玉良的心一起跳动。”艺术是感情的流露。正因为马兰对人物有了深刻的认识和感受,才能真实的袒露玉良内心的欢乐与痛苦,描绘她丰富而复杂的思想感情,使剧本的立意在人物独特的命运和生活现实冲突中,真实地流露出来。“只有真才美,只有真才可爱”。(布瓦罗)马兰的表演突出一个“真”字,贯串一个“情”字,追求一个“美”字,真善美达到较好的统一,使张玉良的舞台艺术形象既有对生活的高度概括和认识价值,又有着耐人回味的美学欣赏价值。 

…… 

    1985年1月24日于郑州

网友小苍蝇提供

 

来源:
编辑: --
 ∷【相 关 报 道】∷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