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1-3413299 投稿信箱:drama@anhuinews.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最佳分辨率:1024x768
 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IT 商情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企业 专题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黄梅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黄梅影集|皖声徽韵|戏剧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
经典热词
严凤英 韩再芬 吴琼 马兰 美女
黄梅戏 徽州女人 女驸马 天仙配
戏剧 牡丹亭 京剧 越剧 昆曲
精彩文章
·卧薪尝胆重铸《钟离剑》
·湖南日报:家园深处的珍藏
·(多图)先秦至隋唐戏剧概述
·梨园趣事:梅兰芳遭遇枪匪
·【图文】艺苑奇葩赵丽蓉
·专家热评“苏州昆曲现象”
·台上“弱女子”台下大丈夫
·【多图】唐代优戏与歌舞戏
·名琴捐赠北京戏曲博物馆收藏
·南音可与苏州昆曲媲美
·董文华将复出北京舞台(图)
·评论:戏剧的本质是震撼人心
·专家呼吁――戏曲回归表演
精彩推荐
·【专题】吴琼自传:我写我心
·【专题】二十一届戏剧梅花奖
·【专题】姹紫嫣红牡丹亭
·【专题】徽声皖韵歌悠扬
·【专题】南曲戏文八百年
·【专题】史诗剧《白门柳》
·拯救川剧不得不“变脸”
·【专题】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
·再芬变白领全力办“公司”
·你 方 唱 罢 我 登 场
·20多佳丽展示黄梅戏等才艺
·明星风采:吴美莲影集
精彩唱段查询
唱段点击排行榜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网 > 黄梅经典 > 结庐品梅 > 媒体聚焦 正文
自我的悲剧 文化的悲剧
  推荐热区: 星光灿烂下“雷雨”  历史剧《窦娥冤》  梅兰芳画传  牡丹亭  我写我心  海上姊妹花   蛛网   祝福  红楼梦   小辞店   徽州女人   长恨歌   天仙配   桃李无言    女驸马   夫妻观灯    打猪草     ...更多精彩
戏剧月刊      韩 军      2003-03-19 19:46

—— 评黄梅戏《徽州女人》

  人是自己悲剧的制造者,也是自己悲剧的承受者。 

  从十五岁到五十岁,从如花的少女到垂暮的老人,对自己从未见面的丈夫的等待,成为女人生命的动力和生活的信仰。然而,丈夫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女人生活的全部意义和价值在丈夫的生存空间里,仅仅是一个零的虚无。这是“徽州女人”的悲剧,也是女性文化的悲剧!  

  古徽州在安徽的南部,地理条件上土地少而且贫瘠,当地的男人多出外求生或者到外面“求功名”。家里的女人则承担起劳作和伺候公婆、养育子孙的重任。同时,这里又是一个守法制度非常严格的地方,女人生活中缺少家庭生活的幸福,却要承受从一而终的观念和命运。本来这是一个很容易走入抨击宗法制度旧路的题材,可作者却从人的内心世界来挖掘,从文化对人的影响挖掘悲剧的根源。所以,《徽州女人》一剧淡化了宗法的黑暗与阴冷,善良是女人生活空间的特点,没有公婆的冷眼旁观,也没有乡里乡亲对这个“守活寡”的女人的窥视,所有悲剧的根源就在女人自己的身上。从这个意义上说,《徽州女人》又是一个还原了生活真实的女性悲剧。  

  剧作者选择了女人生命的四个点——“嫁”、“盼”、“吟”、“归”。正如剧作者自己所言,“人生的瞬间是最宝贵、最瑰丽、最有意义的生命空间,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部分,留下心灵里永难磨灭的烙印,激起狂涛巨澜般的感情冲撞,锁定或改变人的命运。”剧中所表现的四个点确实是女性悲剧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  

  这本来是一个可以获得幸福的女人,然而,在“逃离”的机会面前,女人总是选择“固守”,同时也就选择了悲剧。十五岁时,女人出嫁第一天,丈夫离家出走,这是等待悲剧的开始。公婆为她的幸福着想,让她自己选择是去还是留,女人却认为男人出外“求功名”是好事,何况,“嫁人就应有一个嫁人的样子”,然后伴着丈夫遗弃的辫子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十年后,公婆再次提出想为她找一个好人家、让她嫁人的想法,甚至连乡亲们也积极地为她筹划,可是,女人又一次选择了留下来。“嫁人就应有一个嫁人的样子”,在女人的心里,她对周围女人的生活方式是默认的。这是一个从俗的、自律的、传统的女人,对生存现实的默认是女人悲剧的心理根源。  

  韩再芬说这是一部反映精神层面的悲剧。实际上,这不是一个没有欲望的女人,可是燃烧的欲望总是被自己熄灭。正是在欲望被熄灭的层面上,女人精神上的悲剧才更加突现出来。丈夫十年不回,女人天天去井边打水,女人也有怨,也想去“外面看看”——也许就是想到外面去寻找自己的丈夫——可一想到外出的艰苦,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当女人在整理公婆遗物时发现丈夫在外已经有了妻子,而且,在二老一死,丈夫回来的可能更加渺茫的情况下,想到自己三十几岁以后漫长的生活,女人的心理矛盾是非常激烈的。女人害怕春天的到来,在春天的环境里,女人感受到自己心中的躁动,甚至想到了死。然而,当她看到月亮无论圆缺总是安详宁静、无欲无求时,告诫自己也要象月亮那样让欲望消失。于是她又重新回到生活的枯井中。女人的生活里没有了肉体的欲念,精神上的等待成了这女人的生活的突出特点,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个精神自囚的女人,对伦理的自我归依是她悲剧的又一个根源。  

  这不是一个没有希望、行尸走肉般的女人,只是她把希望的实现寄托在别人身上。与丈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是女人一生的愿望,可她只是默默地等待丈夫的归来,她想象着只要公婆还在,丈夫就会为了两位老人回来,可直到两位老人死去,她才知道自己的希望落空了。从那时起,想到外面去,“到外面见见世面”的愿望就萌发了,但这个愿望又寄托在养子身上,这一拖又是十五年……等待是她生活的全部,也是她行动的全部。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缺乏行动的自觉和勇气是她悲剧的第三个根源。  

  现在,很多戏剧都在力求阐述一种文化,象京剧《骆驼祥子》、越剧《孔乙己》。《徽州女人》也是属于此类的作品,从创意策划到编剧、布景都在力图叙述徽州文化的特点。所以,剧中的人物都成了符号——女人、男人、公公、婆婆……这一切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普遍性,这是一个女人的悲剧,也是一种文化的悲剧。女人是中国文化里的月亮,她美丽、贞静,她的光芒来自于太阳,徽州女人的悲剧就发生在这样一种文化积淀上。在第三场“吟”中,体现出一种很传统的诗一般的“比兴”手法,女人在春的来临中躁动不安,甚至想要投井,但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井里的女人,也看到了井里的月亮。于是有了女人在半空中与月亮的对话,有了对话之后的解脱。实际上,这是诗的比兴手法在戏剧中直观的表述,是人与月亮的交流,也是剧作者思想的传递。剧中的女人承袭了中国文化对女人的设计与规范,体现着女人在中国文化中的特质。她善良美丽,服从于传统,默认前一辈的生活方式,缺乏行动的自主性,当然结果是——她也只能延续前辈的悲剧体验。  

  面对自己苦苦等待了一生的丈夫,对方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女人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悲剧性。当女人以一种近乎于舞蹈的、夸张的步子远离男人时,剧场里为女人的独立响起一片掌声,可是,正像鲁迅先生提醒大家关注出走的娜拉一样,在那样的环境里,一个五十岁的女人,远离了自己一生扮演的角色,新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剧作者没有告诉我们答案,也许,她不能给我们满意的答案。  

 

来源:
编辑: --
 ∷【相 关 报 道】∷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