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繁体中文
 IT 彩信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徽商 书库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简体中文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落梅缤纷|徽州之韵|梨园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戏迷茶座
精彩文章
v远看梅兰芳
v父亲留下的节目单
v老戏能否枯木逢春?
v好戏怎会不动人——访评剧名家曾昭娟  
v七艺节长镜头:古典戏剧已入“疲惫岁月”?
v七艺节侧记之一:创新与美在空间弥漫
v戏剧变脸,年轻人买不买账?
v程砚秋生命中的三个重要人物
v漫谈戏曲画
v梅兰芳遭遇枪匪(图)
v常香玉与陈宪章
v遥想君秋——六十载追星如水
v老戏园子
v人民艺术家英若诚
v文化大餐,让更多人分享
唱段点击排行榜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黄梅经典 > 戏里戏外 > 黄梅快讯 正文
《徽州女人》全本

黄梅戏在线           2003-10-20 15:36

  《徽 州 女 人》相册

  《徽州女人》全本

  [寄梅 整理]  陈薪伊  刘云程 

  时间:从前    地点:与世隔绝的徽州古民居 

  人物:女人、丈夫、公公、婆婆、小叔子、养子、 

  吹唢呐的、老秀才、轿夫、男女邻里、司仪、孩童 

第一 幕 嫁 

[腊梅欲绽的时节。 

[天籁之声悠远,寂寥。大幕缓缓启动。 

[景:桥。黑黑的空间一座石桥挂在顶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唢呐像是要吹破天边似地突然响了。舞台上随着那吹破了天的唢呐声跃出一群滚动的红色,那样浓,那样艳,裹着女人。四个轿夫和一个吹唢呐的主宰着这红色的滚动,兴奋、热烈、又不失凝重的山歌,没有什么调性。 

[幕后山歌: 

"吹喇叭的吹破了天哎, 

抬花轿的踏平了山呀! 

一乘乘花轿肩头上过也, 

一个个姑娘就变大嫂喂!“ 

[音乐间奏渐渐地变得有调性了。红色的滚动也渐渐形成井然有序的舞蹈队形--原是一乘颠动的花轿。 

众轿复{轮唱}成人之美抬新娘哎,添丁进口香火旺哎,积德聚富是轿夫也。 吹喇叭的小哥哥 你听好也,想做新郎你难上难哎! 

[吹唢呐的瞪着他们,猛吹一长音,算是反击。接着,便尽心尽职地继续吹着。 

轿夫甲 

{唱}叫声姑娘你坐好也, 

轿夫乙 

前面就要过石桥喂。 

轿夫丙 

{唱}过石桥喂你坐好呀, 

轿夫丁 

过了石桥你就要喂...... 

众轿夫 哈哈,你就要变大嫂喽! 

轿夫甲 换肩喽! 

[音乐停。 

女人 轿夫哥哥...... 

轿夫甲 哎!哪个叫轿夫哥哥? 

女人 是我。 

轿夫乙 是新娘子。 

吹唢呐的 新娘子,什么事呀? 

女人 求大哥哥把轿车停一下,唔......我想下轿...... 

众人 什么事呀? 

女人 我想下轿......{清唱} 看、看、一眼桥喂...... 

轿夫甲 下轿? 

吹唢呐的 看桥? 

轿夫甲 不行,不行,人洞房之前脚不能挨地。 

轿夫乙 挨了地就生不出娃娃了! 

女人 丑死着! 

吹唢呐的 {学舌}丑死着,丑死着! 

轿夫甲 哈,起轿了!{唱}叫声姑娘你坐好喂,过了石桥你就变大嫂喂! 

[ 舞蹈放慢,是一段放慢的抬轿舞。 

女人 {唱}哎......轿夫哥哥说么子话也,什么样的桥叫我变大嫂也? 悄悄撩起 盖头看...... 看一眼桥啊,我的心飞出了轿喂! 

     [梦幻的音乐合着喜鹊、流水声,伴着女人从轿中飘出. 

     [”江河水“般的音乐初现。 

[无数只带着冰凌的干枝梅覆盖了舞台。 

[幕后山歌: 

”冰凌凌花开是腊梅也,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喂。“ 

女人 {唱}眼前石桥变玉桥哎, 过了玉桥,我就、我就要......变大嫂喂... ...呀...... 

    [幕后女声合唱: 

      ”丑死着喂.....丑死着呀....." 

女人  {唱}腊梅花笑,笑小妹呀, 

    [喜鹊的交响. 

女人  {唱}喜鹊枝头喳喳叫呀, 

    [喜鹊:“喳喳 。” 

[幕后女声合唱: 

“喳喳喳喳,喳喳喳喳, 把喜报喂......” 

女人 天随人愿,把我嫁给了一个如意郎君。女儿家呀,等着揭盖头的那一刻。娘说,他 一家温和又厚道;爹讲,他是远近闻名的读书郎......我曾在窗口偷偷的瞧 见过他,瞧了这一眼啊......{唱} 

这辈子,这辈子......再也丢不下啊。 

烟雨蒙蒙一把伞哪,伞下书生握书卷哎。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啊,一条乌黑 的长辫肩头上飘呀,飘飘摆摆摇摇甩甩......他呀,他就绕过了半月塘 , 他就绕过了半月塘......留下青山雾蒙蒙,半月塘中雨打莲。 

[传来天籁之声。 

女人 {唱}花轿里面再看桥喂,呀......却原来,却原来,一抹彩虹挂天边哪。小 妹我,架着彩虹......我,我,变大嫂喂! 

众轿夫 {唱}喂,喂,喂! 

    [女人娇羞万状,飘人轿内. 

    [腊梅花隐去. 

    [幕后女声合唱: 

     "喜鹊,喜鹊你轿顶上飞也,衔着花轿你就下石桥喽......" 

    [桥隐去。 

[内声:“新郎官拦轿着!” 

[男女邻里拥着新郎装的小叔子上。 

“新郎”的衣服帽子皆大。小叔子持着长条凳拦轿。 

吹唢呐的 咦? 

男女邻里 嘘!{远离花轿} 

[一群男女叽叽喳喳的音乐。 

[众人躲开花轿,怕声音被新娘听见。 

吹唢呐的 {对小叔子小声地说}慢慢说,咋回事?咋是你哟?你哥哥咧? 

小叔子 我,我,我哥不见了! 

吹唢呐的 不见了?昨天我还和他说话了嘛! 

小叔子 我娘说,不能冷落了新嫂子,让我先把新嫂子背回家。。。。。。 

吹唢呐的 你娘呢? 

小叔子 我娘在招呼客人。 

吹唢呐的 你爹呢? 

小叔子 我爹到处去找了。 

女乡邻甲 快,先把新娘背进屋再说。 

女乡邻乙 是啊,老远地颠簸了一路,尿水都要憋死着。 

轿夫甲 真是揪树上结个蒜苔--怪事!你们快去找,快去找!{对小叔子}你快去背啊! 

[收光。 

轿夫甲 {在特写光中大声喊叫着敲起来,唱起来,背新娘度喽! 

[暗转。 

[音乐中起光。 

[景:巷,黑巷。两边错落着白屋。 

[小叔子背着新娘舞蹈上。这是一段非常风趣的舞蹈。 

小叔子 {唱}第矮小喂,嫂子长喽, 

好似那个田螺背壳房哟。{一个趔趄} 

女人 

{唱}哎哟哟,哎哟哟,哎哟哟! 

小叔子 

女人 {唱}他为何一步三摇摆哟! 

小叔子 {唱}哥哥你为何躲来,为何藏! 

女人 {唱}背人的人啊,热烘烘啊, 阵阵扑鼻是汗香啊,头一回扑在他身上哟, 

飘忽忽羞难藏啊。。。。。。 

小叔子 {唱}哎呀呀。。。。。。哥哥哟!弟能代你背新娘哎,弟能代你拜花堂哟,弟能代 你揭盖头哟,哪能替你入洞房 呀! 

[又一个趔趄] 

女人 哎呀!{一闪,手划到小叔子胸前} 

{唱} 他为何一步三摇晃? 

无意中,手停在小叔子胸前,唱} 

咦呀呀。。。。。。 

[音乐过门,节奏转舒缓。 

女人 {唱}我郎本是五尺汉哪,为何力薄身子单哟?想必是苦读熬寒暑,又为迎亲夜啊夜 难 眠啊!过门后,我要为他细调养啊!我的亲娘呀,相夫教子我记心上啊小叔子 {再一个趔趄} 

众人 {急扶}新娘子没入洞房脚不能沾地,要不然生不出伢子。 

吹唢呐的 {喊}铺粮袋喽! 

[一群女孩拿着粮袋上,边唱边传粮袋] 

女孩们 {唱}传粮袋呀,铺粮袋,铺好粮袋新娘踩。一踩踩进洞房里,一代一代传万代。 

吹唢呐的 {喊}拜花堂了! 

[ 一幅大红“喜”字落下,吹打乐热闹非凡。 

[哑剧。众人不知所措。女人、小叔子任人摆布。 

[女人按照程序完成各项动作,小叔子牵着红绸站立台中。 

[小孩们欢天喜地。 

司仪 {吆喝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公公婆婆被拉了出来。 

司仪 {吆喝}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音乐止。 

[收光,暗转。 

[更敲三下。 

[音乐把人带入冥静而不安的空间。 

[光渐起。 

[景:门。镂空,雕花的徽州木制门,一座封闭的门。 

[门后显出婚床和新娘。新娘坐在婚床上,头是蒙着盖头,一动不动。心,却不那 么安宁。从顶上盖头,她就等待着揭盖头的那一刻。她上了花轿,被背上肩头, 踩着麻袋,拜了花堂,进了洞房。。。。。。她等了大半天又大半夜,三更天, 还不见新郎来。她,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一个爱幻想的女孩子,一个必定也是想 象力极丰富的女孩子,她不会没有预感,只是她不会把事情想得很糟糕。 

[ 前区光起。 

[台左座着小叔子,手里拿着新郎官的帽子和胸前的红绸,直楞楞、傻呆呆的。台 右坐着公公和婆婆,衣着都很考究,是为长子办喜事特意换上的。婆婆头上红绒 花依在,公公抱着一个小包。 

[三人静坐良久。公公婆婆欲言又止。 

[公公深深地嘘了一口气,像是嘘儿子,却又瞥了一眼婆婆,他嫌婆婆没有张口开 腔,心里想着“都三更了,你还等什么?” 

[小叔子起身要走,被公公婆婆制止,复又坐下。 

婆婆 {终于开口了,对着雕花门内}伢子,好伢子,对不住你。。。。。。 

[女人无语。 

婆婆 那个不争气。。。。。他、他跑了! 

[女人震了一下,要揭盖头。 

婆婆 {阻止}女人不可以自己揭盖头,那不好! 

[女人又把手放下。 

婆婆 我和你爸都听你的,你说咋办。 

[女人仍无语。 

婆婆 {看看公公,见公公示意她说下去}要不,明天让他爸和他弟送你回。。。。。。 

女人 不。 

婆婆 {高声}不? 

女人 {也高声}不! 

公公 {终于挪动了一下方位,重重地冲婆婆点点头,又挠挠下巴颏,长舒了一口气}不。 。。。。。 

[婆婆捅了公公一下,示意“下面该怎么办?” 

女人 为什么? 

婆婆 什么为什么? 

[ 婆婆和公公静听,小叔子打瞌睡。 

女人 可是嫌我? 

婆婆 不,。。。。。。 

女人 不? 

公公 他敢! 

女人 他敢? 

婆婆 不,不是不敢,。。。。。{瞪了一眼公公}是不嫌。 

公公 {小声地递过话去}全家人都不嫌,早就盼你过门了! 

婆婆 全家人都不嫌,早就盼你过门了! 

[女人和着“江河水”般的音乐,哭了出来。 

婆婆 {也哭了}伢子,委屈你了!他上了学堂,读了书,花样就多了。 

[长时间的静场。 

女人 他还回回来吗? 

婆婆 回回来!他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家里有我和他爸,他一定会回来的。 

女人 {带着点遗憾}哦。。。。。 

婆婆 听懂了}还有你。 

女人 他为什么跑? 

[婆婆看公公。 

公公 {小声提醒婆婆}求功名。。。。。。 

婆婆 想必是为求功名吧。 

女人 求功名。。。。。。好! 

婆婆 {对公公 }求功名好! 

公公 伢子,你不怨他? 

女人 我,我等他。。。。。 

[仍是那“江河水”般的音乐。 

[公公婆婆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婆婆猛地站起,公公也站起,欲打开手中的小包。 

婆婆 {止住公公}慢!伢子,快让他弟给你把头盖揭开,捂了一天。 

女人 不! 

婆婆 咳,不是要你嫁给他弟弟,是让他弟替他哥给你揭盖头,盖头得男人揭。行不, 伢 子? 

女人 恩! 

婆婆 委屈你了!{走向小叔子}快,替你哥哥揭盖头! 

[音乐转抒情。 

[木雕门慢慢打开。小叔子如覆薄冰般走向女人,慢慢地将盖头揭开。小叔子第一次 看见如此美丽的形象,他被嫂子的美惊呆了。 

婆婆 {对小叔子}伢子,楞着干什么,快给你嫂子磕头! 

[小叔子跪下。 

婆婆 叫大嫂! 

小叔子 {生硬地}大嫂! 

[静场。 

[幕后隐隐飘来轿夫的歌声:“。。。。。。过了石桥喂, 

你就要喂,你就要变大嫂喽!” 

女人 {唱}从来人都叫小妹,忽然把小妹叫大嫂。却原来,却原来呀,小叔子一叩一拜, 

从此我就变大嫂呀,变成了大嫂哇!是大嫂就该有个大嫂的样, 

再不可哭天抹泪地遭人笑。我的亲娘呀!小妹我啊,擦干泪水,面带笑,从今后做 一个,端庄贤惠,持家主事的好大嫂! 

{努力地将自己端起来,做出一个大嫂的样子,对小叔子}累了一天了,快去歇着吧。 

[小叔子起身,不情愿地走了。 

女人 {舒了口气,走向公婆公公,婆婆! 

{跪拜公婆 

[公公喜出望外,婆婆扶起女人。 

公公 

好媳妇!{唱} 

婆婆 

一声公婆云雾散, 云雾散处见月圆。前世修得今世福,祖辈积德结善缘。 

婆婆 他爹,{指包袱说吧。 

[公公吞吞吐吐地不敢说。 

婆婆 现在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女人 公公,现在是一家人了。 

婆婆 说吧,都快五更天了,媳妇熬了一夜,说完了,早些让媳妇歇着。 

公公 咳,这个忤逆不孝的,走就走吧,还。。。。。。{打开包袱,递给婆婆} 

婆婆把包袱交给女人 

女人 {凑近包袱,没敢接}辫子? 

公公 

嘘,小声点。。。。。 

婆婆 

公公 家丑不可外扬。 

婆婆 他把辫子给剪了。 

公公 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外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呀! 

[女人楞住了,公公婆婆相互看看。 

女人 {自语}剪了辫子。。。。。。是什么样子啊! 

婆婆 丑死着,丑死着! 

[女人仍楞着。公公婆婆欲下。 

女人 {突然地}婆婆。。。。。。 

[公公婆婆止步。 

女人 那是他的辫子? 

婆婆 是啊。 

女人 那、那是。。。。。。他的。。。。。。辫子! 

[公公明白了连忙示意婆婆。 

婆婆 哦,哦,是他的。。。。。。留给你,留给你! 

[女人羞涩地背过身去,婆婆凑过去,女人越发不好意思。 

婆婆悄悄地把辫子放在床上。 

婆婆 我们走了哦。。。。。。 

[ 男人背着身,点点头。 

婆婆 要不要我陪你? 

女人 不用,公公婆婆早点歇着吧。 

[公公婆婆笑着下。 

[幕后女声合唱: 

“冰凌凌花开是腊梅也,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喂。” 

女人 {唱}黑油油的辫子离肩头哇,想不出我郎是啥模样哦。黑油油的辫子手中握也。想 不出我的郎这是为哪般也。推开窗柃问明月--- 

[天籁之声,银光晶莹。 

女人 {唱}月亮姐姐笑我呆哎,我晓得了,月亮姐姐!我的夫也,他,他。。。。。。 

留下青丝伴我眠哟! 

{回到婚床边,望着丈夫的辫子,自语}男人没有辫子好看吗?{噗嗤一笑} 

[收光。 

--------------------------------------------------------------------------------

第二幕 盼 

[十年后。 

[景:族屋大宅。 

[音乐是古典的,喜剧的,无调性的。 

[光起。 

[老秀才正中落座,旁边坐有五六位老者,均为乡里士绅、富孀。男人们文质彬彬、 儒 雅清癯,女人们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每人端着一把水烟袋。 

公公婆婆坐在一旁。 

一幅古民居中堂议事图。 

老秀才 我把族中老辈请到祠堂里来,是这个后生{指公公}遇到了难事,要请教长辈。望 诸位广开言路。{突然话止,低头抽烟} 

众人 什么事呀? 

老秀才 恩。。。。。{不知是忘了还是根本半自动,或者因为被打断思路我们徽州宗族 ,淳厚善良,后辈也少有凉薄之习,望众位族人广开言路,为后人解忧。 

男人甲 到底什么事呀? 

老秀才 是哇,到底什么事呀,你还不快说! 

公公 唉!{唱} 蠢子一去就十年, 无踪无迹无信还。只恐怕,只恐怕早已命丧入黄泉! 

众女人 {吐烟}啐!瞎讲! 

公公 {唱}他到底是死是活我不惦念,自酿苦酒自己咽。撇下儿媳是故雁,苦盼苦等眼望 穿。 

[众男人点头,众女人叹气。 

公公 {唱}她虽无悔又无怨,操持家务仍如前。 

众男人 恩!{点头} 

众女人 {唱}将心比心能想见,那日子过得定似火上煎。 

公公 {唱}再不能误她年华造罪孽,下决心放鱼人水鸟归天。 

众女人 放鱼入水? 

众男人 鸟归天? 

男人甲 怎么,你是要把伢子退回娘家? 

婆婆 不。 

女人甲 不? 

婆婆 不是。 

女人甲 不是是什么? 

男人甲 说话呀,不是是什么? 

公公 唉,不好说呢! 

老秀才 {吹一口烟}有什么不好说的?言为心声,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公公沉默。 

婆婆 嗨,他爹想、想。。。。。。想请教。。。。。。{不知该怎么说}老秀才。 

老秀才 不敢,不敢,同为一族,何言请,何言教。有什么就说,说了好拿主意。 

众男人 是啊,说了才好拿主意呀! 

众女人 你就说吧! 

公公 我,想。。。。。。给儿媳找个婆家。 

众人 什么? 

老秀才 什么?你想给儿媳找个婆家?{捻须琢磨,努力弄懂个中道理}你家不就是儿媳的 婆家吗? 

众人 是啊! 

婆婆 唉,这个老糊涂!他糊涂了,他要把儿媳嫁出去。 

众女人 啊! 

众男人 哦? 

老秀才 荒唐!公公想嫁儿媳?荒唐,荒唐! 

婆婆 {对公公}对,你听人家老秀才怎么说! 

老秀才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只有父母嫁女儿,哪有公婆嫁儿媳的! 

公公 伢子今天早上已经不叫我们公婆了。 

众女人 啊?不叫公婆叫什么? 

婆婆 叫爹娘了。 

众女人 什么 ? 

众男人 为什么? 

[老秀才努力听,要弄明白事情的本质。 

婆婆 是这样的。{唱}媳妇十年如一日,闻鸡即起扫庭院。拜过公婆把饭烧,问过小 叔把味调。 

众女人  这样的媳妇那里找? 

男人甲  为什么还要嫁她呢? 

婆婆   唉!{唱} 

     今天她清早起来就说梦:“夜夜托梦会鹊桥,昨夜鹊桥雾蒙蒙。雾中不见夫君面 ,号啕阵阵哀,哀,哀。。。。。。” 

众女人 唉!唉!唉!。。。。。。 

婆婆 他爹说,这伢子怕是死这外面了。。。。。。 

媳妇说,死了我也等,不做儿媳做女儿。。。。。。 

女人甲 哎好伢子! 

婆婆 {唱}一声爹娘叫出口,他爹就要嫁媳妇。 

公公 你想,这伢子多苦啊,十年了! 

老秀才 {终于明白了十年,十年算什么?我不是在外面闯荡了三十年嘛, 这不又回到村 里 安居乐业了!{唱} 五岁拜师习诗文,十岁乡里就扬名。二十喜把秀才中,哪知 三十无所立, 四十仍是不甘心。到了五十知天命,这才又返回故里做山人。 

别着急他会回来的。无论是功名求得求不得到,求不到,他都会回来的,落叶归 根么!外面的世界不是那么好奔。别着急叫伢子慢慢等。“等”字怎么写?下面 是个“寺”字,寺者,寺庙也,泛指屋;上面是“笑”字头。那就是说,等人的人 眉宇间是笑着的,不信你再审度审度。 

公公 可那不争气的,连音讯也没有,要是他真的死在外边了呢? 

婆婆 唉!{擦泪} 

公公 再说,媳妇这些年,天天一早就到桥头的井边去大水,一去就是老半天,。。。。 我怕,万一哪天先不开。。。。。。 

老秀才 哦。。。。。。 

众女人 啊。。。。。。 

众男人 老秀才,你看。。。。。。 

老秀才 既是这样。。。。。。那就嫁吧。 

众女人 嫁吧! 

男人甲 还是你伢子没福气! 

男人乙 求什么功名! 

男人丙 他走之前见过新娘吗? 

公公 

没有。 

婆婆 

男人甲 要见过,也许就不走了。 

众男人 是呀,如花似玉,人又贤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哎! 

老秀才 好了,好了,什么都不说了。唉,他家无有梧桐树,怎能引得凤凰来。。。。。 。嫁就嫁吧。只是,要挑个好人家。 

男人丁 {一直没吭声,此时吹了吹水烟袋,张口了 ]我倒有一个。{唱} 东巷有个李二娃 ,年近三十没成家。 吃苦耐劳不多话,人人见人人人夸。 

婆婆 不行,不行,他家太穷! 

老秀才 太穷不行。 

众人 对,太穷不行。 

女人甲 {唱}西街有个赵四爽,家有良田与山林,厅堂里面能走马,嫁他有吃不愁穿。 

公公 不行不行,他是死了老婆的!我伢子还是黄花闺女,怎能给他去填房嘛! 

男人甲 {唱}南头有个周小祥, 年纪刚过二十三,家非巨富仓也满,与他可以结凤鸾。 

公公 

不行,小两岁呢!宁可男大十,不要女大一,女的大了吃苦头 

婆婆 

[音乐停。众人哑然。 

女人甲 {轻轻地]你们哪,是舍不得伢子。。。。。。 

[婆婆哭泣。 

[小叔子上,穿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他已经听到前面的对话。 

小叔子 娘,爹! 

公公 你回来了。{见小叔子无语}见到你那人了? 

小叔子 恩。 

公公 可中意? 

小叔子 恩。 

公公 回家去了? 

小叔子 恩。 

公公 见你大嫂了? 

小叔子 人不在,可能去井台了? 

[不祥的音乐响起。 

婆婆 她又去井台了? 

众人 啊? 

[收光,转暗。 

[女人的笑声由远而近。 

[光复明。 

[景:井台。 

[女人完全不像公婆担心的样子,她穿了一身深绿色的衣裙,头上扎了一根绿色 的头绳。 

女人 嘻嘻。。。。。。{听到青蛙叫声}一只小青蛙!。。。。。。小东西溅我一脸 的水。{见青蛙叫}你真丑哦!来,我把你快放回井里去。{向井里倒水,见青蛙跳 到桶外}哦,你不想回去,{见蛙叫、蛙跳}想到井外边来?{陷入遐想}唉,你和我 一样,想出去,是吗?{遐想}出去。。。。。。{唱} 

日日井台来打水, 只为在桥头迎你归。夜夜托梦会鹊桥,为什么,昨夜 晚鹊桥雾蒙蒙 远远望着那座桥冰冷冷的石头喂冷清清的桥喂。。。。。。 呀。。。。。。 

{闻唢呐声响起,唱} 

唢呐哥哥你莫要吹哟, 吹得我心烦无主张啊。 

[唢呐声热烈、奔放。 

女人 {唱}今日我,我要。。。。。。过桥。。。。。。出村。。。。。。 

去寻夫郎喂。。。。。。 

{走了半圆场,踩着了青蛙} 

[青蛙叫。 

女人 {唱}哎呀呀,一脚踩坏了小青蛙呀! 

可怜的小青蛙,你为什么要到外边来呀,啊?{唱} 

是嫌井底太孤单,心想出来见见天? 

[蛙声骤起:“哇哇哇,哇哇哇。” 

女人 {唱}唉可怜的小青蛙也,你可知井外不安全? 

[音乐间奏。 

女人 {痴痴地看着天,幕后女声唱} 

欲寻夫,觅无边,天太高,地太宽,茫茫天地寻夫难。“ 

[蛙声迭起。 

女人 {唱}小青蛙呀,你快快回到井里边。 

[蛙声仍鸣响着。 

女人 什么?不愿意回去? 

[蛙鸣淅沥。 

女人 {唱} 是想出来陪伴我,怕我一人太孤单?孤单十年虽寂寞,回头也只是一瞬 间。夜夜梦中夫君伴,日人桥头盼夫还。盼夫还,夫不还,为求功名他不 返家园。 男儿有志太辛苦,一生一世受熬煎。我不要你的功名,不求你得富 贵, 只求你快快把家还。 到那天,我的夫君回家转,你渴了,一盏香茗忙送 上, 你饿了,端来一钵小汤圆。 三伏天,妻在一旁轻摇扇,十冬腊月,煮一 碗姜汤给你驱风寒。 夫呀,你灯下写字吟诗作画,妻为你纳歇裁衣做长衫。我 的娘啊!相夫教子真是美啊, 我的夫啊,只要盼到这一天,再等十年也愿意。 

[井底蛙声迭起。 

女人 去吧,小东西,乖乖在井里呆着吧。{放青蛙人井} 

[音乐做出青蛙入井的声音。 

[女人俯身井口向内看。 

[小叔子猛然跑上,众人紧跟上。 

小叔子 {紧张地}嫂子!你。。。。。。 

[女人吓了一跳。 

小叔子 {回头看看躲在后面的众人}嫂子,你干什么? 

女人 我挑水。 

[小叔子无语。 

女人 你家来着? 

小叔子 恩。{看见女人若无其事的样子,感到莫名其妙} 

女人 相中了没有? 

小叔子 相中了。 

女人 看清了没有? 

小叔子 看清了。 

女人 要仔细看,你哥那时就没看见我。 

小叔子 我哥要看见你,他就不会走了。 

女人 {笑}不走怎么求功名?还是没看见的好。{欲挑水桶} 

小叔子 大嫂,我来挑。 

女人 你看看,你这身相亲的打扮,怎么挑? 

[小叔子忙解扣脱袍,把衣服交给女人,担起水桶就走。 

小叔子 {想起了什么,又站住大嫂,你前面走。 

女人 你走吧,我不会丢。 

[小叔子下。 

女人 {唱}我家的人哪,有家教啊,公婆小叔子都厚道。相处十年无争吵,只是二老 思儿难展愁眉少欢笑。 改叫爹娘慰双亲,从此后,再不提那不归的人。 

[吹唢呐的兴冲冲上,手拿一张纸条。 

吹唢呐的 嫂子! 

[静场。 

[吹唢呐的见了女人突然没话了。他。就是十年前那个吹着唢呐把女人迎进村的 人,他常常坐在桥头吹唢呐。因为在桥头,他能远远地看到在井台打水的女人 他 坐在桥头,用唢呐倾诉自己的心声,他内心暗恋着女人。可是,当他一旦走 到女人目前,却又紧张的手足无措,仿佛犯了大错。古人曰:”凝穿朋友衣,不 沾朋友妻。“他常常在心里念叨这句话,他认为,即使他想借机跟她讲几句话, 

那也是不应该的。 

女人 {知道自己的美貌和魅力,不会不懂吹唢呐的神态,只是得装作不懂}唢呐大哥有 事吗?{他应该是嫂子,但村里人都唤他唢呐大哥,她也就随着众人这样叫了 

吹唢呐的 {被一声大哥叫得更紧张了没、没、事。 

女人 {更加像大嫂的样子}没事就家去吧。 

{自己先走} 

吹唢呐的 {想起电报}不! 

女人 {站住,故意不看他,却很得当的礼貌}不什么,快回家去吧,日头正午了, 该家去吃饭了。 

吹唢呐的 电报! 

女人 电报?电报是什么? 

吹唢呐的 我也不知道,在桥头一个穿绿衣服的人给的,他说这是电报。 

女人 穿绿衣服的? 

吹唢呐的 什么写了许多字。。。。。。 

女人 我又不认得字你该给老秀才送去。 

{欲走} 

吹唢呐的 {完全松弛了,甚至有些着急}他说是你家的。 

女人 {也认真起来}我家的?{转过去看 

[”江河水的音乐悄悄进入。 

吹唢呐的 你家的,也许是大哥哥的。。。。。。 

女人 大哥哥的? 

吹唢呐的 嫂子你快回家吧,我去找老秀才,{话难说完就拿着电报跑了} 

女人 哎!{想去要电报,又忙着整理自己的头发,衣服,仿佛马上就要见到丈夫} 

[女人走圆场,景随情移。 

[景:院,宅院。屋上顶着暖融融的太阳。 

[人随景出。老秀才手拿电报,一群人跟在后面。] 

[“江河水”般的音乐兴奋地一泻千里。 

[大家争先恐后地看电报。 

老秀才 {戴着老花镜,认真地看是你家儿子的,电报。 

公公 我儿子的电报?电报是什么? 

老秀才 这上写的“电报”恩,。。。。。。就是信。 

公公 信?信上怎么说? 

[“江河水”般的音乐停。 

老秀才 {念}“不孝之子今为永昌县长,为报父母大恩寄回大洋一百,详情见信,儿 叩上。” 

众人 {抢着说}啊,你家儿子当了县长了? 

公公 老秀才,这永昌县在哪里呀? 

[众人围上。 

老秀才 呃。。。。。。 

众人 怎么,老秀才也有不知道的事吗? 

老秀才 嘿嘿,儿童争日,如盘如汤,连孔圣人都有不知道的事,按乾隆年间的建制, 全国有将近一千个县,哪个记得住! 

乡绅乙 那县长有多大,能管得了保长吗? 

老秀才 哈哈,坐井观天。在县长面前,保长小得好比芝麻:在保长面前,县长大得好 比西瓜。唐代县令为知县事,简称知县,以后历朝沿用不改。这县长嘛,大概 就是知县吧。 

乡绅丙 啊,那县长就是知县喽! 

老秀才 就是,就是。 

乡绅乙 就是戏台上穿红袍的七品官喽! 

老秀才 恩,不错,不错。你看那戏台是的七品官多威风,惊堂木一拍:“嘟!”那被 审的人就吓得趴下了! 

众人 {大笑}哈哈哈!。。。。。。咱们村的县长要是回来了,那惊堂木一拍:“嘟 !”我们全村都得吓得趴下了。{又大笑} 

小叔子 {对公公}爹,亏得没有把嫂子嫁出去。。。。。。 

女人 嫁我? 

公公 {忙打岔,对小叔子}快,快回屋取你哥丢下的笔墨纸研,请老秀才给你哥也写 封电报! 

老秀才 不行,我用的是上好的宣纸徽研,到我那去取吧。 

吹唢呐的 我去给你取。{下} 

[有人抬来一张条桌。吹唢呐的兴冲冲地捧着纸墨,险些把墨掉在地上。 

老秀才 哎呀,你小心点!我这可是徽墨的极品,是族祖上传下来的,价值连城啊! 

[轿夫甲研磨,轿夫乙打扇。 

老秀才 {提笔对公公}报,你报我写。 

公公 儿呀,十年不见了,。。。。。。{哭}呜、呜、呜。。。。。。 

婆婆 想死我儿了。。。。。。{哭}呜,呜,呜! 

老秀才 这不成句,怎么写呀!我总不能写:“儿呀,十年不见了,呜,呜,呜!”“ 想死我儿了,呜,呜,呜!” 

[众人笑。 

老秀才 我做主了,写电报也不能罗嗦,就一个字。。。。。。 

众人 就一个字? 

老秀才 {大笔一挥,挥就一个“回”字}回!说话要详,行文要简。只要他一回来,有 什么那么不都可以当面说嘛! 

女人 秀才公公,再加一个字:“快”! 

众人 快! 

女人 快回! 

众人 对,快回! 

老秀才 伢子,“快回”不雅,要加就加个“速”字,“速回”!{又是大笔一挥,举 起宣纸}速回! 

众人 快去发电报!{下} 

女人 {如痴如醉}我还有话讲。。。。。。。{唱} 

上写到天地君亲亲情永, 

[幕后伴唱: 

“天地君亲亲情永!” 

女人 {唱}下写着二老年高盼儿。。。。。。孙。 

[幕后伴唱: 

“ 二老年高盼儿孙!” 

女人 {唱}夫啊! 

你的妻盼你十年如一日, 

[幕后伴唱: 

    “盼你十年如一日!” 

女人 {唱}朝依窗口夜听门。 

[幕后伴唱: 

“ 朝依窗口夜听门!” 

女人 {唱}盼了日落日出三千六, 

[幕后伴唱: 

“盼了日落日出三千六!” 

[转调。 

[女人喜悦地翘首等待。在等望过程中,灯光不断变换。她可能等了三天三夜, 也可能是等了七天七夜。 

女人 {唱}夫君呀, 

今日总算盼到了头!“ 

[幕后伴唱:”今日总算盼到了头!“ 

[女人新娘装束上。 

女人 {唱}喜鹊、喜鹊把信传啊,我郎正奔波在路途间。 喜鹊枝头喳喳笑,笑我盼夫 痴又狂。 

[女人走圆场。景随情移,婚床出现。 

女人 {唱}盖上盖头婚床坐,等者我的郎亲手掀。 我就重做一回新娘,重入一回洞房 到那时啊,我才真真格格地把大嫂喂变哪! 

{盖上盖头坐在婚床上} 

{传来幕后合唱: 

呀。。。。。。冰凌凌花开是腊梅也,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喂。。。。。。” 

[第一场的雕花门推出,女人红艳艳地坐在里面。 

[第一场结尾处的洞房音乐重又响起。 

[一群人簇拥着公公、婆婆是。小叔子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一封信和一张三个人 的照片。 

[吹唢呐的又在桥头吹响了唢呐,是乎在为女人鸣不平。 

[公公一言不发,欲进家门又止步。 

老秀才 不能讲,不能讲! 

[公公跪在台口。 

男人甲 {从小叔子手中接过照片看,转对公公}这也是好事啊。你看,你什么力也没出 

,孙子都这么大了! 

[公公坐在台口,小叔子和婆婆站在台边。众人围着公公慢慢坐下。 

男人乙 {接过照片}大哥哥变样了,胖了,辫子没有了喂。 

男人丙 这女人也很面善呀。。。。。怎么穿这种衣服呀! 

男人丁 这一家三口。。。。。也好。{将照片递给公公} 

[公公抢过照片要撕。 

婆婆 {跑去抢过照片}你干什么事呀! 

老秀才 我做主了!{把信和照片交给婆婆藏好,别让伢子知道。{指后面}给老大去封 信,什么也别提,就包平安。 

公公 {突然惨叫}作孽呀! 

{气绝} 

婆婆 他爹! 

[切光。 

--------------------------------------------------------------------------------

第三幕 吟 

[春夜。时光又流失了十年。 

[景:梁柱。古梁柱的柱头被放大了。 

[“吟”的主题音乐进入。这是一个女人无奈、迷惘、孤立无助的苦吟;没有愤 怒,没有呐喊。音乐描绘出的女人叹息,是那样深,那样长。 

[古梁柱渐显。它被灯光刻画得怪异、奇妙,泛出绿色。黑色的平台被逆光勾出轮 廓。 

[女人静静地躺着,手中拿着那封电报,她时时地翻身,辗转反侧。 

女人 {唱}古粱柱啊,古粱柱, 天天笑我苦,夜夜羞我孤。 

{像是要躲避古梁柱的嘲笑似的,翻身坐起,唱} 

这薄纸一张掀起了万顷波澜,刹时间却又噤若寒蝉。公公无端气绝,婆婆也 撒手归天不管。 公婆啊!今日你二老已人土为安,我可怎么办? 

[音乐延续着。 

[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女人 {唱}隔壁小叔喜盈盈那,生儿育女烟火兴。这夜啊,长夜,夜长;这梦啊,梦绝, 绝梦!小侄啼哭伴无眠,何时熬到明天?天明,明天,也是一个奈何天,我无 事可做怎么办?上坟,烧纸--清明未到,煮饭,纳鞋--谁吃水穿?抹屋扫 院--只需瞬间,井台打水--再无期盼。啊,从今后,莫非真是,无孝尽, 无人盼。 无事想,无事干。无依无靠无牵挂,无着无落无忧烦。 无喜无悲,无 梦无醒, 无日无月,无生无死。天哪!这熬不到头的日日夜夜哇,我可怎么办? 

{到在黑平台上} 

[一时间万籁俱静,远远的一声长吁。 

[“春”的主题音乐引入。 

女人 {唱}心又颤哪, 颤瑟瑟,血又涌啊,涌如泉。 

[古梁柱渐渐变红,像是在燃烧。 

女人 {唱}为什么血如泉涌? 为什么体热难耐。。。。。。 

[“春”的音乐主题延伸。 

女人 {唱}血又涌啊,涌如泉,体热难耐,莫不是春又来临。我熬得过那长夜,熬不过 这春哪。 春啊,春!你莫来临啊! 

[报春的主题音乐形成。 

女人 {一声长吁}我热。。。。。。{解衣,辗转反侧} 

[报春的音乐达到高潮。 

[女人猛然站起,衣滑下,内衣露了出来。她直挺挺地靠在正中的柱子上。猛然间 ,响起一阵冰河开裂般的声响,正中的柱子蓦然向后倒下。后面,满地的迎春花黄 得诱人。 

[音乐--春潮澎湃。 

[古梁柱分开推下。 

[风吹,发散,衣飘,女人向迎春花飘去。 

[幕后女声重唱: 

“春啊,春啊,迎春花开报春临,春啊,春啊,你莫来临。。。。。。” 

[“春”的歌声反复。 

{流动的迎春花和女人的独舞。女人投向迎春花,又躲避迎春花。 

[“春”的音乐尾奏中推出井台。 

[女人慢慢走向井台,卧坐在井台上。 

[冥静。蛙鸣。长叹。 

[无奈的音乐伴着井蛙的鼓嗓,极端的无调性。 

[女人移在井口,懒得却又看了一眼井。 

女人 唉!{又是一声长叹,唱} 

心空。。。。。空如井,蛙鸣。。。。。。把我迎。小青蛙呀,你是唤我去做伴? 

[蛙声迭起。 

女人 {站立,唱}人生看破再不恋人生。。。。。。 

[天空泛出鱼肚白。 

[女人在井中看到了自己,她仿佛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那样美。 

女人 {唱}那是谁?那是谁?是画?是人?是月?是星?啊,那是我!。。。。。。不 ,能,我不能! 

{躲开井} 

[夜,笼罩着女人。 

女人 {唱}我不能井中伴明月, 我要上天问星星。啊,恍恍惚惚眼前一条黄泉路,冥冥 幽幽公婆牵手结伴行, 我若踏上这条路,你这野鬼啊,谁同你一路行?不,我要等 ,我要寻,我要蹬高望归人。 

[灯光渐收。夜吞没了女人。 

[女人幕后唱: 

“蹬高不见人踪影,无情将死也平静。 

抬头告别山和月,呀,却为何今夜月色 分外明?” 

[天籁之声传来,灯光渐起,泛出银色的异彩。 

[男人坐在高高的圆月边。 

[天籁之声,伴着奇异美妙的画面。 

女人 {念颂}天大大无边,地大大无沿,月亮,月亮,你静静地挂在天边。不叹无奈,不 知清冷,不避云雾,不怕雷霆,忽圆忽缺,时阴时晴,你总是那样安静。 

[天籁之声剔透晶莹。 

女人 {唱}天籁神月驱散我心中的乌云,我不惧黑夜,不怕天明。耐得住寂寞就不会寂寞 ,我的心啊,直升到九重天。心静静如水,月明明如镜。万物乘天有本性,我 岂能只求速死不求生! 

[远远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和小叔子的画外音:“嫂嫂,嫂嫂!” 

[光起。空的空间。 

[小叔子抱着孩子的特写。 

小叔子 嫂嫂,娘过世时说,你弟媳要是再生个男伢,就把伢子给你。 

[女人画外音:“给我?弟媳怎么说?” 

小叔子 她说,让伢子做你的养子,为你养老送终。 

[切光。幕落。 

--------------------------------------------------------------------------------

第四幕 归 

[又过了十五年。腊月。 

[景:有阶梯的巷,被两边的宅子挤得满满的。 

[恍若隔世的音乐。 

[大幕缓缓升起。幕后一排长长的石阶渐渐露出。 

[丈夫站在石阶上,一动不动地像个画中人。他穿着长袍,外面套着橄榄领大衣,头 戴一顶水獭船帽,着一双礼服呢元棉鞋,戴一副银丝眼镜,柱一支文明手杖。他的 着 装看似考究,实则透出破败。 

[幕后童声唱: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发衰。 儿童相间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在歌声中,丈夫一步步走下石阶。身后悄悄地跟着一群孩子,他们从未见过这副模样 ,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他发现了孩子们,想过去问话,孩子们却一轰而散地跑开 了。 

丈夫 咳!{唱} 

看故园风物仍是旧时样,山重路曲石桥长。 谣歌无腔信口唱,四野宁静鸟低翔。 

如入桃源生感叹,宦海 沉落复还乡。想当初,年少气盛寻的是海阔凭鱼跃, 

却谁知,命运难料沉浮荣辱总无常。辱时作囚居阶下,荣时粉墨再登场。 

几起几落心灰懒,何必痴迷逐沧桑。不如菜菊东篱下,不如曲水饮流觞。 

不如闲卧南窗榻,做一个山民醒黄梁。 

{回身发现孩子们还在周围}喂,小朋友! 

[孩子们不懂什么是“小朋友”,又一哄跑掉了。 

丈夫 {苦笑,唱} 

想当初,我曾把老秀才笑,笑他少小离家老大无为又复还。如今苦笑笑自己,飞不 高的山雀转了一个圈儿也归山! 

{念}半生岁月尽蹉跎,年高方知世事多。三十五年弹指逝,毕生理想化冰河! 

[吹唢呐的上。他远远就看见了丈夫,但没认出来。丈夫回过身来也发现了吹唢呐的 ,吹唢呐的正在仔细打量着他。 

丈夫 {看见了吹唢呐的手中的唢呐,兴奋地}你是唢呐大歌吧? 

吹唢呐的 你是。。。。。 

丈夫 {摘下眼睛}你不认得我了? 

吹唢呐的 。。。。。。你是,哦。。。。。是你! 

丈夫 {兴奋地趋前}是我! 

吹唢呐的 {退后}县长,永昌县长。。。。。家来了? 

丈夫 {也退后,惭愧地}不,不,不。 

吹唢呐的 {四下打量着,突然兴奋了你一个人啊? 

丈夫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人? 

吹唢呐的 怎么,也没带行李?还走哇? 

丈夫 不走了,落叶归根了。。。。。 

吹唢呐的 不走了好,不走了好。。。。走。。。。,我领你家去。 

丈夫 不用我认得回家的路,过了那座石桥就到家了,对吧? 

吹唢呐的 对。 

丈夫 唢呐大哥,你帮我去雇一乘轿子。{递过一块银元} 

吹唢呐的 咳,雇轿子干什么,你这不是到家了! 

丈夫 我内人路上偶感风寒,走不动了,还在半路上等着呢。 

吹唢呐的 内人?内人是谁? 

丈夫 哦,就是。。。。。。我家里的。 

[唢呐声远远地飘来,是吹唢呐的心中的声音。 

吹唢呐的 你家里的? 

丈夫 对,我家里的。轿夫大哥还在吧? 

吹唢呐的 还在,还在,都老了。。。。。我去给你雇轿子,你在这等着。哦?{欲下} 

丈夫 {递过去一块银元}给,钱!。。。。。 

吹唢呐的 钱?哦,哦,{接过}你在这等着,我一会就来。{下} 

[唢呐声渐强。 

[收光。 

[唢呐声中转场。 

[女人在老宅前沐浴着阳光。她坐在一张旧雕花圈手椅中,养子坐在她脚前的小 木凳上。女人在为养子篦头、编辫子。 

[台侧晾着一把油纸伞。 

[气氛淡雅、恬静。 

养子 娘,男人为什么要有辫子? 

女人 辫子好看。 

养子 外边的男人早都剪了辫子。 

女人 你怎么知道? 

养子 。。。。。。先生手的。 

女人 先生剪了吗? 

养子 没有。娘,我想剪。。。。。 

女人 你也想剪? 

养子 会议谁想剪?我更他一块。。。。。。 

女人 不许。。。。。。。先生都没剪。 

养子 可先生说,外边的人都剪了。 

女人 外边的人。。。。。外边的天地大得很,什么样的人都有。咱们这儿的男人不都没 剪吗?什么时候先生剪了,你再剪也不迟。 

养子 可是。。。。。。 

女人 你看,你的辫子多好看,乌黑油亮,剪了多可惜呀! 

养子 娘这么喜欢儿的辫子,娘就剪下来留着。。。。。。 

女人 你怎么讲? 

养子 你娘怎么喜欢儿的辫子,娘就剪下留着,省得娘天天还有给我篦头、梳辫子,多麻 烦哪! 

女人 傻伢子,娘不嫌麻烦,娘喜欢。再说,你进学堂这一年,娘一年才能给你梳几次辫 子呀!好了,快去盛碗腊八粥喝了,上路吧。不然,天黑前赶不到学堂了。 

养子 能赶到,走后山一会儿就到了。 

女人 后山路难走,宁可绕远也别走山路。 

养子 哎。 

女人 伞,别忘了伞。{拿伞,递过} 

养子 伞?哦!{接伞,唱} 

一把破伞娘时时挂记,一个个破窟窿娘亲手粘仔细。离家时忘拿这把伞,娘追儿送 伞将我怨;回家时忘带这把伞,娘嗔而粗心,怪儿大意,生怕丢了伞。伞啊伞!娘 为何如此看重你?我要把娘的心思探。 

娘!这把破伞补了七八个大补丁,不如仍进灶头来煮饭。 

{欲仍,被女人拦,}儿拿到学堂丢脸面, 

[欲仍,被女人接,]给儿一个大铜板,儿到县城换新伞。 

{盯着女人的眼睛} 

[女人完全明白养子的心思,拍了一下他的头,什么也没说,慢慢地收伞。 

养子 {唱}娘的新深似井,一双眼睛传隐情。莫要伤了娘的心,接过旧伞慰娘亲。 

{走向女人}娘,等腊月二十三,学堂放年假,儿要回来听娘讲伞。{拿过伞一溜烟地 跑下} 

[女人痴痴地看着养子。 

[幕后传来她自己的声音:“烟雨蒙蒙一把伞那,伞下书生握书卷哎。高高的身材,宽 宽的肩啊,一条乌黑的长辫肩头上飘呀。” 

[女人沉思着,捋着梳子上的头发,一缕一缕地放在膝上的帕子上。 

[幕后伴唱:“留下青山雾蒙蒙,半月塘中雨打莲。” 

[吹唢呐的上。他没有马上开口,他不知该怎么说。 

[男人包好帕子欲进屋。 

吹唢呐的 大嫂!就你一个人哪? 

女人 哦,有什么事吗? 

吹唢呐的 有。。。。。。你老二他没在家? 

女人 他叔送他婶回娘家了,晚上才能回来。有什么事,等他回来跟他说吧。{欲进屋} 

吹唢呐的 大嫂! 

女人 还有什么事吗? 

吹唢呐的 你。。。。。。你家县长。。。。。。 

女人 我家县长?。。。。。。 

[那“江河水”般的音乐,似闷雷滚动。 

吹唢呐的 他。。。。。。 

女人 他怎么样了?快将啊。。。。。。他怎么样了?出什么事了? 

吹唢呐的 {被女人的情绪搞的更紧张了他,他,他家来了!{最重要的话仍然没说出口 

[“江河水”般的音乐远去。 

女人 他,他家来了?家来了,好哇! 

吹唢呐的 可是。。。。。。 

女人 {这才注意到他的神态,明白了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吗? 

吹唢呐的 不,两个人。 

女人 伢子也回来了? 

吹唢呐的 不,伢子没有回来。 

女人 哦。。。。。。 

吹唢呐的 大嫂,你,你晓得他。。。。。。 

女人 早就晓得了。。。。。。 

吹唢呐的 早就晓得了? 

女人 婆婆走了以后。。。。。收拾屋子,我看见过一张照片。 

吹唢呐的 那时候就晓得了?有十多年了吧? 

女人 {看看养子下的方向}伢子都十五岁了。 

[吹唢呐的心中的唢呐声冲动地涌了出来。 

[长时间的静场。 

女人 {镇定自若,微笑着大哥,求你一件事。 

[吹唢呐的说不出话了,拼命地点头,表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女人 他们走到哪儿了? 

吹唢呐的 那女人受风寒了,在半道上等着呢。 

女人 啊,受风寒了!他呢? 

吹唢呐的 他让我给她雇了顶轿子,去接那女人去了。 

女人 哦,。。。。。。现在怕也快到了。 

吹唢呐的 差不多快到桥头了。 

女人 我想请你替我去接接他们,走了三十多年了。。。。。。 

吹唢呐的 不用,他认得路。 

女人 小叔不在家,家里没人,别让人觉得冷冷清清的。 

吹唢呐的 那你。。。。。。 

女人 我去不合适,人家知道我是谁呀?你们从小在一起玩过。 

吹唢呐的 我不是在意思。我是说,你。。。。。。 

女人 我要给他们收拾屋子,煮点姜汤。你不是说,那人受风寒了吗? 

吹唢呐的 {再次被感动}嫂子,你,你是个好人! 

女人 。。。。。。快去吧。 

[吹唢呐的下。 

[养子出现在门口,挑着担子,一头是书和放腌菜的竹筒,另一头是米袋和那把 油纸伞。 

女人 {回身看见了养子}。。。。。。你怎么还没走? 

[养子闷头不语慢慢地走着,横穿舞台。 

女人 {一直看着养子}娘最爱看你这个样子,很像一个读书人。 

养子 {突然放下扁担}娘,我不读书了!{一头扑到女人的怀里}我要陪你!{哭了} 

[“江河水”般的音乐变奏--母子情深。 

女人 伢子!。。。。。。你都听到了? 

养子 恩。。。。。娘,儿早就听到了? 

女人 早就知道了? 

养子 儿第一次去学堂的头天晚上,你一夜没睡。 

女人 你。。。。。。 

养子 你在褥子底下拿出一个包,有一条辫子,一长照片,还有一封信。娘,儿知道, 你想让儿读书,是想让儿给你念那封信。 

女人 傻伢子! 

养子 娘,儿每次回来都偷着看那封信,可是我不懂。现在我全懂了,我拿来给你念。{ {欲走} 

女人 不,不,娘 不想知道了。 

养子 听! 

女人 你好好读书,等你书读成了,也到外面去求功名 。{给养子整理衣服、擦眼泪}等 你功成名就了,把娘接出去。。。。。。娘想出去,跟着你出去见见世面,享享富 呢! 

养子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女人 快,娘能等到。听话,快走吧。 

[养子去挑担。 

女人 走后山吧。 

养子 {懂事地挑着担子往回走,突然又站住}娘,他是我爸吗? 

[女人愣住。 

养子 娘,我知道,你是我亲娘!{下} 

女人 儿啊!。。。。。早点回来,娘等你。 

[收光。 

[哑剧 

[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一群女人上,是一群年轻的女人。 

[随后抬上一顶蓝色的轿子。轿夫已经老了,吃力地抬着。 

[女人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是一组慢动作的哑剧舞蹈过场。 

[女人们下场后,一群男人叽叽喳喳地是,簇拥着丈夫。 

[最后是吹唢呐的是,他手上仍拿着那支唢呐。 

[众人渐渐隐没。 

[特写光照着吹唢呐的,他狠命的地吹了起来-- 

[一切都安静了。 

[光也慢慢地升起。 

[舞台后区约二米高处,出现一座横贯舞台的村舍。 

[从村舍两边走出女人和丈夫,二人远远地望着。女人手上拿着包袱。 

女人 家来喽? 

男人 家来喽! 

女人 家来了好,外面太辛苦,回家了就不用再辛苦了。 

丈夫 是啊,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啊。 

女人 家去吧,屋子已经收拾好了,锅里有姜汤,你们都喝一点驱驱寒气。 

丈夫 你是。。。。。。 

[丈夫走近女人,女人也走近丈夫,打开包袱,递给他。丈夫看见了照片,抬眼看 了看女人。 

女人 你家里伢子呢,怎么不带他一同回来? 

丈夫 {还在看包里的东西他回不来,奔事去了。 

女人 唉 ,又要辛苦一辈子。。。。。。 

丈夫 在辫子。。。。。。 

女人 娘说,这是你离家时剪掉的辫子。 

[丈夫抬头仔细辨认女人。 

女人 没有辫子,也好。 

丈夫 你是谁? 

[女人没有回答他,沿着台阶走下。 

丈夫 {追问}你是谁?。。。。。。 

女人 {站住我是你伢子的姑姑。 

[女人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面幕落下。高屋一直顶到沿条。 

[收光。 

--剧终

  

 

编辑: --
 ∷【相 关 报 道】∷
-探寻徽州女人的故事   03-08-03 07:14
-解读徽州女人   03-07-31 10:50
-《徽州女人》惹是非 全国人大代表韩再芬成被告   03-07-28 14:39
-《徽州女人》惹是非 韩再芬成被告   03-07-28 09:29
-不满意可退票 《徽州女人》激情进杭   03-04-18 14:37
-“徽州女人”提前惜别杭州   03-04-18 14:35
-《徽州女人》重新“打造”   03-04-18 14:33
-韩再芬掀起“第三次浪潮” 《徽州女人》仍座无虚席   03-04-18 14:31
-《徽州女人》要带面纸去看   03-04-18 14:30
-连演三年近百场,《徽州女人》靓丽晋京   03-04-18 14:29
-《徽州女人》演出百场   03-04-18 14:23
-立足传统话创新——浅谈黄梅戏《徽州女人》   03-04-18 14:06
-再次感受《徽州女人》   03-04-18 14:05
-《徽州女人》三进合肥   03-04-18 13:57
-《徽州女人》引发黄梅热   03-04-18 13:55
-《徽州女人》与洋节较量的晚上   03-04-18 13:54
-《徽州女人》幕后有戏   03-04-18 13:47
-解读徽州女人   03-04-18 13:41
-徽州女人   02-03-27 20:34
-徽州女人   03-04-03 09:43
-我就是“徽州女人”--访著名黄梅戏演员韩再芬   03-04-03 09:40
-“徽州女人”——韩再芬   03-04-03 09:34
-“徽州女人”亮丽登场   03-03-19 13:29
-《徽州女人》引发黄梅热   03-03-19 13:19
-《徽州女人》身经百战   03-03-19 13:19
-“徽州女人”亮丽登场   03-03-15 13:57
-《徽州女人》剧照   03-01-23 14:14
-《徽州女人》新包装喜迎新年再亮相   03-01-03 08:41
-《徽州女人》第一幕   02-09-17 15:33
-《徽州女人》唱词选   02-12-24 09:13
-再次感受《徽州女人》   02-12-27 07:58
-安徽日报:《徽州女人》百场演出的思考   02-12-23 09:06
-“徽州女人”亮丽登场   02-12-23 07:45
-“徽州女人”韩再芬重回故乡   02-12-19 09:06
-《徽州女人》引起关注   02-12-13 08:48
-《徽州女人》身经百战   02-11-28 14:36
-《徽州女人》引发黄梅热   02-11-20 08:31
-《徽州女人》演出百场   02-11-19 08:15
-“徽州女人”去京   02-10-30 09:02
-版画与《徽州女人》   02-10-25 09:28
-徽州版画与《徽州女人》   02-10-25 08:59
-“徽州女人”晋京   02-10-21 07:55
-《徽州女人》——井台秋风   02-10-21 16:01
-独具魅力的徽州女人   02-03-30 08:47
-自我的悲剧 文化的悲剧—— 评黄梅戏《徽州女人》   02-07-15 16:06
-《徽州女人》工作照   02-10-21 09:59
-《徽州女人》剧照   02-10-21 08:53
-“徽州女人”去杭   02-10-14 09:24
-变革的苦痛--《孔乙己》与《徽州女人》比较谈   02-07-19 15:10
-付出也是幸福--看《徽州女人》   02-07-19 14:37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