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繁体中文
 IT 彩信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徽商 书库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简体中文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落梅缤纷|徽州之韵|梨园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戏迷茶座
精彩文章
v远看梅兰芳
v父亲留下的节目单
v老戏能否枯木逢春?
v好戏怎会不动人——访评剧名家曾昭娟  
v七艺节长镜头:古典戏剧已入“疲惫岁月”?
v七艺节侧记之一:创新与美在空间弥漫
v戏剧变脸,年轻人买不买账?
v程砚秋生命中的三个重要人物
v漫谈戏曲画
v梅兰芳遭遇枪匪(图)
v常香玉与陈宪章
v遥想君秋——六十载追星如水
v老戏园子
v人民艺术家英若诚
v文化大餐,让更多人分享
唱段点击排行榜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黄梅经典 > 落梅缤纷 正文
艺术家韩再芬聊天实录

搜狐娱乐           2003-12-15 15:42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精彩

         

  嘉宾:韩再芬 聂造(《公司》编剧兼导演)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了黄梅戏著名表演艺术家韩再芬老师来到了我们的SOHU聊天室。还有我们黄梅剧《公司》的编剧和导演聂造先生。

  韩再芬:你们好,谢谢你们一直对我的关心,对黄梅戏的关心。也希望你们继续关注下去。

  芬芳的蔷薇:再芬姐姐,我好想你。

  韩再芬:我可能经常忙于其他的事情,很少跟你们见面,但是我知道你们一直很关心我,拿出我的新的作品我觉得对于你们来讲是最重要的,我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了希望你们理解。

  网友:一直很喜欢看您的黄梅戏,祝您再创事业高峰。希望您新戏表演成功,像《徽州女人》一样再掀起黄梅戏风。请您谈一下我们戏迷怎么学好黄梅戏。

  韩再芬:现在的学习渠道很多,不像以前的音像少,现在的音像多了,中央电视台的戏曲频道电视上都教,我想这位朋友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多了解一点黄梅戏,学好黄梅戏。

  主持人:我们之前看到对于戏曲演员学戏艰苦过程的描写都是集中在京剧演员,您学黄梅戏过程是不是一样的呢?

  韩再芬:过程应该一样的,无论想做好哪一件事情,都必须要先吃一番苦头,然后才获得你想达到的事情。黄梅戏也不例外,我从十岁就开始进入了这个剧团,也要像京剧一样练功,经过三年的训练才能上舞台。

  网友:我希望能看到你拍的黄梅戏电视连续剧,你是我小时候的偶像现在的榜样,听了你在音乐台的作客很受启发,我们很多年轻的学生需要您的教导。

  主持人:很多年轻的学生重新掀起了一股戏曲的热潮,您认为是什么引发的?

  韩再芬:改革开放以后,国门打开,来自方方面面的东西了解得也越来越多了。有了大家的取舍的过程。我觉得他们非常关心中国的戏曲,也对我们自身中国文化的一种喜欢。

  主持人:您是不是认为现代的戏曲不是和传统的模式一样的了,还是有一种创新?借助了现代的手段?

  韩再芬:确实是,尤其像我们的“黄梅剧”。

  主持人:刚才有人问为什么不叫“黄梅戏”,而叫“黄梅剧”。

  韩再芬:这只是一个说法,“京剧、粤剧”都叫“剧”,所以黄梅剧的叫法也很正常。也有很多人可能是习惯了称其为黄梅戏,叫了这么多年,我现在认为,毕竟我们在搞一种创新和探索,所以叫起黄梅剧来好象更好听一点,意义更深一点。

  聂造:原来京剧叫“京戏”,粤剧是绍兴戏,都改成剧了,连河南的豫剧叫梆子戏,我们希望我们不断地改变使得黄梅戏更符合于时代,更有时代的色彩,更跟时代贴近,所以我们创作的黄梅戏我们都叫黄梅剧。

  网友:我是黄梅迷,家乡有很多人爱好黄梅,作为家乡的传统艺术问一下,怎样才能把黄梅戏发扬光大,让更多地人了解它喜欢它。

  韩再芬:我们现在正在做着这项构成。就像当年的徽班进京同志努力来大城市弘扬自己的文化,才使得更多地人更了解。今天的时代发展得更快了,有很多的媒体,比如我们SOHU网这样的互联网。他的受众更广,还有在艺术品质上的提高,使得更多地人喜欢和关注他。这次聂导所取材“诚信”的取材,都是关照现代的社会,更多地是从年轻人的角度进入使得更多地年轻人喜欢,无形当中,通过这样的方式使得更多地人来了解。

  主持人:大家对您的新戏特别关注,这部新戏有时装剧的感觉,有很多人质疑,黄梅戏的传统应该是古装,现在拍新的时装的戏会不会有所冲突?

  聂造:其实我们认真地打开字典,翻开“传统”这个词的解释,“传统”并不是从有人类文化的时候有的,传统是形成的。今天的喜闻乐见,今天符合规律的东西就是明天的传统。今天人们所能接受的东西对每天来说就是传统。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如果始终坚守传统不创新,对我们后面的人就没有新的传统,传统也有一个不断形成推陈出新的过程。我们这次戏定位是观众喜欢看,进了剧院以后不后悔,进了剧院以后能够引起共鸣。比如SOHU我们都很熟悉张朝阳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还有一个是“比尔盖次真伟大,地地道道的大儒商”,敢于把现代的东西摆到戏剧里面这是现在的年轻人最关心的了。创新和传统不矛盾的,一方面把传统好的东西拿来用,传统里面也有许多完全落后于时代的。今天用网络了,既然是传统我要书信往来,那也不可能,网络有了保持联系的方法就会改变,时代不同了,也要求我们为后来人创造新的传统。所以这是不矛盾的。

  韩再芬:创作的思维也是这样的。

  主持人:因为拍的是现代的剧,是新时代的剧本,很多的词汇和用语和语气怎么和黄梅的调子保持融合呢?让大家听起来很美。

  聂造:其实仔细地研究语言,语言最重要的是感人,所谓感人就是真情实感,只要是真情实感的东西别人就能接受。比如你仔细研究一下豫剧,可能最熟悉的是“刘大哥说话理太偏”这句,按今天来说也是大白话,为什么留下来了,是因为它是真情感人。为什么样板戏里面是“摆开十六桌招待八方人……”为什么“我家的表叔……”留下来了?以前的戏剧是艺人戏剧,品位不是很高,后来为了追求高品位变成文学戏剧了,文学的语言跟现代的语言远离了,戏剧的语言到今天这么跟大家格格不入,也是因为文人太卖弄造成的,我们发现戏剧到现在留下的是感人的真情实感的表达,所以我们这次用了真情实感的方法写唱词,再配上音乐,不是一般的融洽,不是一般的协调,那是太协调了。16号就有人看到这种协调。

  烟云蒙蒙:您的公司什么来上海演出?

  韩再芬:上海在计划之中。

  网友阿开:重庆戏迷很期待您的《徽州女人》,请问你有打算来重庆演出吗?

  韩再芬:也要等待下一次的运作。因为现在出去到一个地方演出我们现在开拓市场得有一定的计划性。

  网友李欢欢:您现在一定很忙的,我是您的忠实戏迷。能见上您一面得到您的指导是我最大的愿望,希望有机会能在家乡见到您。

  韩再芬:希望到了春节的时候,我一定回家看看。

  网友:韩老师,请问您怎样看待和戏迷的关系,是打成一片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好?

  韩再芬:(笑)这个问题怎么说呢,人与人相处还是要有一定的空间,也不是说距离,有一定的距离可以保持冷静。戏迷他们一直对我们的支持我从心里面来讲是特别感动的,但是要花很多的时间跟他们探讨一些问题这也不切合实际,说实际一点还是要有一定的空间。

  网友:您永远是我们潜山人的骄傲,有几个建议。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希望您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讲座,我发现我身边的同学对黄梅戏了解太少,普通话可以促进黄梅戏的发展,您准备怎样协调方言和它的发展关系?

  韩再芬:黄梅剧这些年的发展看电视剧已经推出了由普通话来说,舞台剧讲得基本上是安庆的官话,既不是特别地道的方言,让人听不懂,但是又不是纯纯粹粹京腔,是具有自己独特的。比如像京剧,京剧的韵白里面有很多的是安庆的方言,上了韵以后才形成那种特色。黄梅剧这么多年东南西北的人都喜欢,那是因为它的方言在安庆官话的基础上让全国各地的人听得懂,我们尽可能保持安庆的韵味。有时候比如像音乐一样,有时候就是一种韵味,你把这个韵保持住,运用得非常好的话还是有一种很独特的美。

  主持人:我感觉一个地方的音乐一定是和它的语言有关的。您有些改用普通话了,怎么协调音和调的关系?

  韩再芬:搞音乐的作曲人它要去思考这个问题。现在基本上他们还是按照在演唱的时候还是用的方言习惯韵律去谱曲,说的是普通话了。

  聂造:安庆话基本上跟普通话差不多。

  网友烟云蒙蒙:你的公司颇费苦心,但是有人说创意不如《徽州女人》,你对此有何评论?

  聂造:创意的好坏最终还是落实在这部戏是否好看,是否被大家接受。现在这部戏,谁说它好和不好都为时过早,经过一两年下来以后,如果很多观众说这部戏真好我喜欢看,而且演出的合约不断,那这个创意就是好了,这个内容是健康的,是弘扬诚信的一部戏。但是如果现在你说它很好,到时候不好,那也是没有用,这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市场是无情的,人们的选择就是市场的走向,现在这个创意是好是坏来评价它为时过早。

  网友:您的公司本月16号在长安大戏院演出。您跟马兰是不是一个团的?

  韩再芬:我是安庆市,它是安徽省黄梅剧院。

  主持人:马兰好象比您成名早,我小时候就已经经常看到她的演出了。

  韩再芬:地理环境不一样,我在市里面,她是省城,她比我大,她16岁开始从艺,我是10岁就开始了,但实际上是同时起步的。

  主持人:马兰曾经演过一部电视剧《严凤英》,对这位表演艺术家您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韩再芬:应该说她为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老一辈的艺术家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东西,像黄梅戏能让大家知道,能让大家喜欢,是首先因为《天仙配》《女驸马》拍的片子在五十年代让大家家喻户晓,这座丰碑是非常值得我们……,我们作为年轻一代,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更应该把这个事业做好,来给后面的人多留一些东西。

  网友猫宝宝:聂总是商人出身,商人的特色是盈利,您认为搞黄梅戏的投资最终能盈利吗?

  聂造:如果永远亏本我可能永远不会做,谁也没有勇气说我可以终身亏本,要盈利比较艰难,通过努力应该能盈利,它是一个娱乐产业。

  网友ISWEA2:韩再芬老师很喜欢您的戏,你的剧有没有汇成一个专辑?

  韩再芬:电影有专辑了,还有一些片断,我们演的东西太多了,大量的东西还没有汇总。

  网友:我合肥人我非常喜欢黄梅戏,我看戏的时候想听原汁原味的安庆话,不要说普通话可以吗?

  韩再芬:可以,肯定有人演这样的戏,也有人演那样的戏,选择权在观众。

  聂造:他喜欢听原汁原味的安庆话的黄梅戏,他是有权利选择的,但是我们的作品出来以后是给全国观众看的,我们会按照全国观众广泛的需求来定位一句话说出来普通话占多少比例,安庆话占多少比例,最好找一个很好的点,这是我们一直注意的,让大家都能接受。

  网友:您的新戏《公司》如何在黄梅领域定位的?

  聂造:当时我们创作这部戏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想法,韩再芬继《徽州女人》以后要创造新戏,如果再做出一部跟《徽州女人》同样风格的东西,对韩再芬没有多大的意义,她就是多了一部戏。如果她在黄梅戏大概念下创造一个新的形势,所以我们《公司》定位的时候一定要不同于以前演过的戏,而且让观众们都能做到。不同能够做到,你讲话标准,我讲话不标准就是不同的,你不标准让大家喜欢听那是不容易的。我们小心谨慎地在往前走,在安庆彩排的五场,里面有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我们以前这部戏想可能老年观众不会喜欢,因为它讲的是女博士的事情,讲的是比尔盖次,讲的是诺贝尔的事情,讲得是社会前沿的事情,出乎意料,这些老观众很踊跃地跟我们说:我们喜欢看你们的戏,你们的戏太好看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喜欢看。

  主持人:年轻观众的反应怎么样?

  韩再芬:这次观众的反应让我反思了好长时间,我的戏迷那么多,每次戏演完了热衷的程度跟这部戏不一样。以前的《徽州女人》完了很多人会很小心地跑到台上去说“韩老师我喜欢你,演得真好。”这部戏真奇怪,可能是剧情的魅力,使得把下面的坐的人的情绪调动得非常高。

  主持人:是这个剧的情节。

  韩再芬:我感受到大家有点像戏剧演员成了一个歌星了,大家的狂热。涌上舞台,你的谢幕还没有完。

  聂造:我们在安庆第一场发生了事情以后,我们以后每一场都有保安把她从人堆里面救出来。

  韩再芬:这个现象值得研究,为什么一部舞台剧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聂造:把她送到汽车以后,这些人追着汽车:“韩老师慢慢走”。

  韩再芬:这出戏出来以后跟年轻人心灵之间的沟通这座桥梁搭得非常好。

  网友:您从事黄梅戏多少年了,您认为您的晚辈的身上有什么不足?

  韩再芬:我从艺已经有二十多年了。黄梅戏自身来讲确实有很多的方面需要提高。越是大家喜欢你,你就要名副其实,越是大家喜欢你,你就越不能让大家失望。就像我们自己对待自己,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观众关注你,我对自己的要求就越来越高,黄梅戏也不例外。

  网友:韩老师参加今年的春节戏曲晚会吗?现场会表演什么?

  韩再芬:参加。今年的现场是《采莲》导演的班子他们自己选了一个唱词,新谱的曲。

  主持人:是您单独表演,还是和其他的合演?

  韩再芬:我单独表演但会有很多伴舞的。

  网友欢欢:韩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徽州女人》的VCD?

  韩再芬:目前这个VCD还没有出版。

  聂造:你看看西方的舞台剧,如果这个舞台剧演得很成功,一般都没有全剧的音像商品推向市场。毕竟舞台剧在剧场上看和电视上看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估计《徽州女人》今后一段时间不会出VCD,因为会保证它以后的演出。

  主持人:有的演员说每一场的演出都是不可重复和不可替代的。

  韩再芬:对。舞台艺术和影视艺术还是不一样的。

  网友露露:对演员文化素质这个问题怎么看?

  韩再芬:如果做艺术这一行,文化素质显得非常重要,在前期可能还体现不出来,越是到后期,文化素质的提高显得更重要一些。

  主持人:我们知道现在戏剧的演出包括京剧演出,大家都说有一种富贵病,包括舞台剧,布景什么的都弄得特别华丽,包括像“大堂贵妃”那种就是一种现象,引起了一些讨论。您能不能谈谈在《公司》这部剧里面在布景是什么风格的?

  聂造: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要对舞美的概念有一个定位,我们要知道舞美是干什么的,舞美是通过绘画、摄影、光等现代手段和物理手段来帮助演员达到一个更好的意境。舞美的一切并不是单独展示的,而是跟演员的戏的情节加在一起才有意义的。如果演员没有舞美的情况下演的戏不能达到有舞美的情况下演出的效果这个舞美是成功的,如果跟剧情相符合的舞美,这个剧情要求是华丽的,当然华丽一些无可厚非,如果剧情要求不能华丽,这个华丽显然是多余的。所以讲,目前的戏剧里面有很多的华丽的东西,我们对待华丽是否有必要讲,我们最好针对每一部戏,和每一个情节讲。也听到社会上讲很多戏很华丽,《公司》这部戏我们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我们的所有舞美都是跟情节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没有一点多余和拖沓,多余的东西总是令人反感的。

  主持人:《公司》这部戏在舞美方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聂造:《公司》这部戏在中国的戏曲里面有一点创新。以前戏曲不太注重舞美的运动,我们使得布景运动起来了。以前的戏剧里面不太注意镜头感,我们这次在舞台剧的舞美方面跟设计方面也注意了镜头感,使得观众看起来节奏很快,很流畅。这些都是演员、剧本、舞美结合在一起的最终的表现。《公司》这部戏是目前中国戏剧里面少有的一部快节奏的戏。大家都很忙,进入剧院就是想看快的东西,就是让这个戏快速前进,这点我们做到了。

  网友不古:我是台湾大学国剧研究社的社长。《公司》一剧背後传达的意义是什么?(诚信)《公司》的终极表达是什么?能否稍微介绍一下?

  聂造:在写一个历史学古代史的女博士一气之下办了一个营业执照,自己开公司。她经历了很多以前在做学问的时候经历不到的事情,最终因为讲诚信成功了。这也可以写成一部悲剧,把阴谋和陷井渲染起来,我们是用轻喜剧的形式推进,我们想告诉年轻的孩子讲诚信不会太痛苦,是蛮轻松的。如果它看到姚兰讲诚信以后受了那么多的罪,这个孩子以后想我以后不讲诚信了,这是我们的价值观。关于他提的问题,《公司》的终极关怀是什么,非常坦率地讲我不太明白“终极关怀”是什么意思。我最反感的是不懂装懂,对于我不太懂的东西我不想乱说。最关心的是让今天社会的一个女人跟命运做斗争的时候,因为她运用了一些积极的价值观,她轻而易举取得了成功。这是我们要表述的。当然戏剧不是生活。

  网友:看过了《公司》的剧照布景有点像现代的舞台剧,不知道韩老师对中国戏剧和西方的音乐剧结合有什么看法?

  韩再芬:近些年西方的音乐剧大量涌入,我看了以后确实很受震撼,像《猫》、《悲惨世界》、《钟楼》都看了,所有的舞台剧,每一部剧就是一个样式,它没有让你感觉到你看了这部戏像那部戏,没有个性非常鲜明突出。它表现出一种令你是别的艺术所不能代替的感受,所以它(舞台剧)有自己很独到的地方。从我自身来讲我非常喜欢音乐剧,早上多少年以前我就特别关注,中国无论是学术界还是专家都非常关注国外的音乐剧。因为它确实在全世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记得很早以前问过戏剧学院的徐小忠(音)老师,它跟我说中国戏剧名字也叫音乐剧,没有必要为音乐剧的名字叫来叫去,戏剧如果要改的话,国外的东西来了以后平台很高的,我们传统的戏剧最具有特点的就是只有一个就是音乐,我们的黄梅戏实际上区别于京剧和其他的就是音乐,其他的艺术形式实际上还是一种。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否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探讨。比方这次为什么请一个圈外的学化学的思维的人来做这种事情,任何东西要变在思维上的突破。

  韩再芬:有了思维上大的突破以后才会有一种新的非常突出的改变。因为我非常欣赏聂造,因为他在美国呆了很多年,在他身上我发现了一个最最令人震惊的优秀的东西,国外好的东西跟我们自己中国传统好的东西他总是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巧妙地嫁接在一起,这种嫁接无论是做艺术还是其他的事情是非常难以寻找到的价值,这种价值在当今的社会里面是非常重要的环节。为什么当时我还讲他不愿意写,他说懒得写你们黄梅戏的本,我就拼命地要求它“你一定要写”。这么多年来,戏剧圈里的编剧,他们更多地是按照古装的、传统的改变,我又想演一个当代题材的,从这方面来讲,他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所以我说“你必须写”,你有那么好的艺术感觉,拍了那么多的片子我也看了,他有一种独特的艺术审美的眼光,我希望他能够把这些东西跟黄梅戏结合起来,我想今天的社会里面黄梅戏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所以做了这样大胆的尝试。果然舞台呈现,通过他的制作,同志他设计的舞台,你进去以后很多人就说“哟,黄梅戏变成这样了”。刚才朋友说是像西方的音乐剧,我觉得这部戏是很成功的。

  聂造:这个事情我跟韩老师也探讨过。关于像西方舞台剧的说法,其实在上一次的会议上中国剧协副主席刘少讲了他的观点“音乐剧和中国的戏曲合二为一是必然的,到底是中国戏曲被音乐剧吃了还是音乐剧被中国的戏曲吃了,还是各占多少的比例,我说不准,肯定是要合二唯一的。”这是他的结论。我又想起了我在美国代表团的时候,他们很客气,说中国吃肯德基就行了,结果他们说美国的肯德基应该比中国好吃啊,怎么美国的这么难吃啊。我就专门研究到中国这么好吃,我发现原来他们请了一百位调味专家专门给中国人调了味。一样的道理,它不好的东西我们舍弃,好的东西我们拿过来,这样才能使音乐剧在中国的戏曲的改革植根,我们都要有一个自我渺小的概念,因为历史的必然是谁也阻挡不了的。到时候你会有一个情结说我不希望什么东西没有了,你只能不断地适应历史,不断地适应潮流,才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像西方舞台剧的说法,我们这里面确确实实借鉴了一些西方音乐剧的做法。

  网友:您觉得黄梅戏应不应该像流行歌曲一样进行包装和宣传?现在的宣传力度是够还是不够呢?

  韩再芬:应该是不够的。但是有很多的东西如果宣传的导向有偏差,最好还是别宣传。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主持人:不是作为一个表演艺术家自己觉得,您觉得现在有的宣传走得比较歪,对吧?

  韩再芬:我身在其中,我希望像一个人的本事,如果他真有本事,你宣传他的实力会显得越来越大。如果他本身体力不支,如果非要他强撑在前面可能很难。

  聂造:在宣传当中传达的信息必须是真实和准确的。

  主持人:有些人认为没有好或坏的宣传,只要宣传打出去就有效果。

  聂造:我在美国听到营销教授说得很好,他说营销家是把好说成更好,政客是把无说成有,我们中国经常把无说成有,这确实是很令人厌恶的。比如说这部戏没有观众,说成观众爆满,这就不行了。如果说这部戏上座率是75%,你说成85%是可以的。

  网友张子由:刚才你说了《徽州女人》不会出VCD,《徽州女人》会不会拍成电视剧呢?重新拍过?有没有这种想法?就像黄梅剧一样在电视上专门拍一部。

  聂造:就要看有的投资商感不感兴趣了。

  主持人:可能要建造真景。

  聂造:因为我搞过几部电影,《徽州女人》这部舞台剧舞台表演是它的特长,舞台呈现是它的特长。如果《徽州女人》拍成电影或者是电视连续剧,改变力度极大,而且一改面目全非的,仅仅叫《徽州女人》而已了,舞台的感觉就没有了。

  网友快乐:为什么把重头戏放在了北京,而不是安徽本地或者是其他的地方做巡回演出?

  聂造:因为我们想做一件事情一定要有勇气检验自己,我们这次来就把检验我们作品的舞台放在北京,让更多地人,让很多优秀的人来对它品头论足,看看我们到底能不能经得起检验,到底是好的作品还是丢人现眼的东西。

  网友瞬间:韩老师,我是一个学习声乐专业的学生,我同样爱好黄梅戏,您觉得专业方面声乐和黄梅戏互相冲突吗?

  韩再芬:不会冲突。声乐是一个大的概念,黄梅戏演员现在也要学习声乐。

  主持人:您原来学戏的时候也学声乐?

  韩再芬:我们原来小的时候没有这个课程,但是后来我也找了上海的老师进行了一些指导。很有帮助,因为很科学。

  主持人:您所受的黄梅戏的教育实际上还是比较传统的那种。

  韩再芬:对。

  网友QQ264:韩老师,我是安庆人,一个月前安庆举办了第三届黄梅艺术节,这对黄梅戏的发展能起到什么作用吗?

  韩再芬:这对黄梅戏的发展而且对安庆的经济各方面来讲都应该起到很好的作用。因为它使更多地人通过黄梅戏了解了安徽了解了安庆,又能使更多喜爱黄梅戏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艺术节,通过办这个节提高了黄梅戏自身的艺术水平。

  网友:您在《潘张玉良》唱的二黄导板是您自己唱的吗?

  韩再芬:不是,是他们找了一个京剧演员唱的。

  网友:(国剧社)带着您的剧本去台湾演出,有没有这种机会?

  韩再芬:应该有的。台湾我们已经去过两次了,在那边有很好的黄梅戏观众的基础了,《中国时报》等待我们的新戏出台以后再发出邀请。

  网友:从小喜欢黄梅艺术,更喜欢黄梅表演,希望您在黄梅戏的舞台上再创辉煌。

  韩再芬:谢谢!

  网友再芬您好:《公司》有没有像《天仙配》里面满工对唱一样的经典唱段呢?

  韩再芬:《公司》里面的唱段值得一提的特别多了,有很多各种不同的角色,这些角色在戏里面非常好,而且让人记忆特别深刻。比方说我们里面有一个中卫环(音)是我们谈里面的老演员张为林(音),他一辈子都没有演过这么让人受欢迎的角色,他演完以后几乎成了一个明星了,他剧里面唱东西很快人家可以跟着唱了。

  聂造:一些年轻的戏迷对历史不是很了解。其实满工对唱“树上了鸟儿成双对”,这些旋律有两个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王谢二人,他们两个人对唱,在全国的各个的音乐会上都有。所以一个唱段能不能经典,一方面要本身很美,而且有很多的媒体手段传播手段使得很多都听得到,那个时候传播得非常好。我们《公司》戏里面哪些能够被歌手接下来到处唱,唱得大家都喜欢,那就让未来来说明问题了。

  韩再芬:这部音乐剧的黄梅戏我们觉得还是很好的,这次在安庆通过检验以后,大家都说这台黄梅剧音乐上很完整,是一个非常好听的黄梅戏,并没有走掉黄梅戏的味道。因为前些年大家非常关注黄梅戏的改革,我们做了一些总结,所以在这部作品里面更好地体现了黄梅戏本身的内幕。

  网友F:很感谢聂导对韩再芬和黄梅戏的支持,希望你继续保持热忱,能为黄梅戏多出几套精品。

  聂造:我会的。

  网友猫宝宝:有没有可能构思网络情缘的黄梅戏呢?

  聂造:网络情缘在舞台上呈现可能有难度,我要向网络专家和网络上活跃的人请教,一旦有了灵感也不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多欢迎您来我们的SOHU多体验。

  网友F:再芬姐明年您有什么演出任务?有没有打算把您的戏带出中国?

  韩再芬:正在计划当中,明年我最主要的任务是聂导他们要推广《徽州女人》,上半年要在广州话剧团排演《白门柳》柳如是的故事。

  网友:我也看了《徽州女人》,您为什么不多演一些电视电影?

  韩再芬: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我还是把时间利用得比较满的。去年一年基本上是放在公司的。

  聂造:为了公司她辞掉了三部电视剧,两部电视电影。

  主持人:像《徽州女人》这种舞台剧,每演出一次,您都要亲自参与,如果做成VCD以后,岂不是一劳永逸了?

  韩再芬:剧场艺术好象在走上升的趋势,这种艺术的魅力可能不是影视不能够达到的。为什么姜文拍了那么多的影片再回到舞台上?说明舞台还是很有魅力的。

  聂造:舞台可以直接跟观众交流,韩再芬在舞台上表演她非常注意跟观众有交流,我发现她的长处就是在舞台上每一个表演都非常能够做到跟观众很深入地交流。

  韩再芬:舞台艺术应该讲它最终的完成是观众跟舞台共同完成的一个作品。

  网友瞬间:我的老实说,黄梅戏的声音比较扁,声乐的声音比较圆,我唱黄梅戏会不会影响?

  韩再芬:不会。现在有了更科学的方法黄梅戏应该这样。

  网友:你比广而告之的倒水的婆婆更温柔百倍,您生活中是不是也这样?

  韩再芬:我生活中还不错了。

  网友:选择和判断不一定是正确的,所以我们需要了解和互相支持,对错也不是现在可以下结论,希望拭目以待,希望再芬姐的新戏可以获得成功。

  韩再芬:谢谢!

  网友S:很期待《白门柳》,您在戏中是用普通话对白吗?

  韩再芬:《白门柳》是一个话剧,跟通常的眼电视剧的对白还特别不同,我得特别向话剧的表演进行学习。

  聂造:《白》是王岩松导演,是这次获得了埃及举行的国际戏剧节获奖。

  主持人:当时怎么想接话剧?

  聂造:当时王导看到韩的舞台表演以后,它非常兴奋,他认为韩再芬是一个很独特的演员,他说他一定要导演一部韩再芬的戏,他选择了《白门柳》,选择了韩再芬作为柳如是的扮演者。

  网友:您认为家庭和事业的关系是什么?您怎么处理?

  韩再芬:很抱歉,我作为一个演员特别不希望,因为我这么多年任何人问我家庭的问题我都不谈的。我觉得事业和家庭不要放到一起来谈,这样比较好。

  网友楚云:我是你的戏迷,大家都是好朋友,网上的队伍永远支持你。

  韩再芬:谢谢!

  韩再芬:这些网友非常可爱,我从心里尊重他们,也喜欢他们,他们对我的事业支持,应该讲也是我这么多年继续不断努力的动力。

  网友爱尼尔:《徽州女人》是到徽州演出是吗?有没有打算做一次黄梅戏的西部大开发?

  韩再芬:这次的机会本来是在年前,现在看来可能要推到年后,因为年前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节目正在筹备,可能去不了,要等到明年。

  网友楚云:何时再来上海?

  主持人:这是舞台剧的局限吗?要看到您的演出的话?一定要在现场,如果有VCD的话在家里也可以看了。

  网友李欢欢:韩老师你一辈子演黄梅戏吗?

  韩再芬:黄梅戏这个事业会让我一辈子关注的。

  网友快乐:韩老师经常上网吗?

  韩再芬:不太多。没时间。

  主持人:您在网上搜一下应该看到有很多的戏迷为您建的网站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很感谢聂总和韩老师跟我们进行这次对话,让我们的戏迷和网友更加了解你们,非常感谢。你们二位跟我们的网友说声再见吧。

  聂导:再见!

  韩再芬:再见!我们会把作品做好,以此会馈大家。

  主持人:《公司》马上就要上映演出了,请韩老师的戏迷来关注这个戏到底怎么样的。谢谢韩老师,谢谢各位网友。

 

点小图欣赏更多精彩

编辑: --
 ∷【相 关 图 片】∷
韩再芬1
韩再芬2
韩再芬4
韩再芬5
韩再芬6
韩再芬7
韩再芬8
韩再芬9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