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1-3413299 投稿信箱:drama@anhuinews.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最佳分辨率:1024x768
 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IT 商情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企业 专题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黄梅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黄梅影集|皖声徽韵|戏剧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网 > 黄梅经典 > 黄梅影集 正文
严凤英和她的戏
(以下图片点击小图看精彩大图)

【专题】纪念黄梅戏一代宗师严凤英

  【专题】现代形体戏剧《蛛网》

  【专题】第三届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

严凤英和她的戏

http://drama.anhuinews.com/system/2005/04/21/001244958.shtml    严凤英是我的第一个偶像。小学有一次学校开座谈会,谈理想,我说我最崇拜的人是严凤英,惹得班主任大人大发雷霆,觉得我丢了班级的面子。我既不认错,也不觉得委屈,执拗是那个年纪的特点,严凤英的光辉在我的心目中几乎相当于维纳斯。
    家里还没有电视机的时候,磁带对我来说意义重大。那时候严凤英的带子不像现在这么难找,随时就可以看到《天仙配》、《女驸马》之类的原声带,还有一种卡拉OK磁带,现在当然不屑于用磁带OK了,当时却如获至宝。这盒卡拉OK陪《女驸马》盒带伴我的日子最长,它包括了三大剧目的著名唱段,难得的是配器原汁原味毫不走样,比起后来那些电声乐器衬底,简直就算得是稀世奇珍了。我唱会了所有的选段,甚至在初中毕业的时候用这盒伴奏带自录了一盒“专辑”转送老师和同窗好友,唱词还是拿到外面的打印社去打的,花去了我的一笔巨额储蓄。前不久我从箱底翻出这盒“专辑”还觉得异常亲切,它记录了我爱好戏剧的早期“实况”,沙沙声里的“呖呖莺啼”,一听就超不过十几岁的年纪。
    我很快就学会了《天仙配》和《女驸马》《天仙配》盒带的全部唱段,一个人连说带唱,分饰多角,能在房间里把整本“独脚戏”唱完。不过很奇怪我没有通常那种把毛巾或者床单当水袖的经历,这可能和我不愿意真正进入表演有关。我对自己模仿声腔的“天赋”较为得意,但是对表演毫无兴趣,这决定了多年以后戏校招生时我在困难面前知难而退。
    对于从严凤英而不是后来的吴琼、韩再芬、李雯、杨俊等人开始接触黄梅戏,我深感庆幸。在严凤英之前当然不是没有黄梅戏,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黄梅戏,严《夫妻观灯·打猪草》盒带凤英给我定格了这个民间剧种,用一出一出欢快活泼的剧目告诉我:这才是黄梅戏。因此我始终不无偏颇地《夫妻观灯》剧照认为,尽管在严凤英的身前身后黄梅戏一直活着,但黄梅戏未能像其他剧种那样形成多种流派的原因就是,严凤英太亮丽了,她以个人风格代替了剧种风格,以至于后人已经几乎不存在创造发挥的空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艺术能量!
    把严凤英放在戏曲艺术百花齐放的大背景下,严凤英算不上是表演最娴熟的艺术家,也算不上是最美丽的女演员。黄梅戏是民间小调的延伸,在技术上,程式化的程度甚至比不上评剧严《打猪草》剧照谨。有人抨击严凤英的表演,说只能够“手搭凉棚”看脖子以上,意思是说身段上惨不忍睹。依我来看确有一点道理,因为严凤英是不十分善于用俏丽干净的身段来塑造形象的,这和她早期重视山歌的声音训练而缺少正规的科班训练是有关的。有些时候,她站在那里几乎不知所措,甩一甩水袖都似乎有些不大好意思。但严凤英却成了艺术家,《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夫妻观灯》、《打猪草》、《桃花扇》、《蓝桥会》……实在让人不由得心醉。《蓝桥会》盒带
    严凤英不是最美丽的,但却是最自然可爱的,常常有些娇憨,但决不假情假意。最难忘“路遇”里换妆后那个玲珑剔透的“村姑”,梳着抓髻,舞着一把弄虚作假的鹅毛扇,坏坏却甜美无比的神情,天真的大眼珠子一咕噜,就把可怜的董永搞定了。我一直认为这是严凤英最经典的造型,哪里去找如此自然流露的村野之美呢?这就想起了电视剧《严凤英》里的那句歌词:“你是山野吹来的风……”
《送香茶》剧照(早期)    我不大喜欢看严凤英的苦戏, 原因很简单,因为严凤英笑起来比哭起来要好看多了。好在黄梅戏的剧情虽然一般少不了一些挫折,但常常以笑为主。如果把《天仙配》、《牛郎织女》这两出神话戏中的“与封建势力作斗争”一部分忽略不计,这两出戏是很可以当作优美的歌舞戏来看的。至于其他的小戏,像《夫妻观灯》、《打猪草》、《春香闹学》之类,更可以尽情欣赏其中载歌载舞、欢乐喜悦的民间风情了。严凤英是大自然的女儿,那一股山野泥土的芳香,是无论如何TV也再现不了的。没有太多娇俏的严凤英把一切神女仙子都演绎成了质朴的“仙民”,敢爱敢恨,泼泼辣辣,这让严凤英时代的黄梅戏充满了世俗俚趣,不说傅员外、金牛这些稀奇可爱的人物,就是天上的六仙女、西王母、本方土地以及宫中的皇帝、公主,一个个也都散发着这种“泥土的芳香”,充满着“人”的味道。严凤英的黄梅戏让后来许多“大气”、“高贵”、“深刻”、“洋化”的仿作和新作显得不正宗、不地道,人们太怀念“树上的鸟儿”了。


和儿子小英、小亚
  与丈夫和两个儿子 《打金枝》剧照 《刘三姐》剧照

马兰主演的电视剧《严凤英》    我看了一本严凤英的传记,就是top位置上的那个,叫做《严凤英——并非传奇的传奇》,作者是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我对这位王冠亚一直没有好感,听说他在文革里对不起我的偶像,所以我从小就仇视他。不过这部传记确是相当动人的文字,尽管我自觉从严凤英的戏中可以听到她的人生,但传记补充、改变和纠正了我自以为是的某些印象。虽然传记里也说严凤英如何敬业,如何为黄梅戏抛马兰饰演严凤英头颅洒热血,但总掩饰不住给人这样的感觉:严凤英是山泉清风养大的孩子,太多的苦难已经把她磨砺得像一块温润的石头,虽然柔弱典雅,内里却充满了奔腾火热、异常执着的人格力量。很早以前还看过一部写严凤英的戏,女主演马兰当时刚刚出道,满掬的稚气。这部戏我印象很深,事隔多年,连片花中一个年老的王冠亚在一座严凤英的《江姐》剧照七仙女雕像下绕场一周的镜头都记得很清楚。我很喜欢里头那个七八岁大的“鸿六”,十分清秀可爱,山野灵气酷肖严凤英。然后就是进戏班子学戏,正走圆场呢,走着走着,一声“凤英”,一回头马兰就出场了,大辫子一甩,迷死了我这个铁杆严迷。《小辞店》也是那时候开始知道,“来来来,上前带住了客人的手”,手绢一抛,风情万种,可惜就此定格,且听下回分解,于是急得一夜睡不稳。这样记下了马兰,马兰的小辞店确比吴琼的要强远了。
    再下来成名、文革、自杀,就开始哭得唏哩哗啦。戏曲界那一代中最美丽的新凤霞、竺水招、言慧珠、严凤英,实在没有好下场的。毁灭美,让我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现在我还常常在无事的时候重温我迷严的那股热情,热情是很容易丧失的,不能不间或收拾。严凤英的嗓音是我听过的最有金属之质、最质朴而回味悠长的嗓音之一。这是长期在江湖草台游走历练的结果,是在大山大河之间受自然滋养的结果,戏校里成长起来的一代学不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收藏严凤英,时时回味,时时倾听的缘故。马兰很好,却觉得太过洋气,韩再芬也很美,却失之雕琢过分。我还是钟爱严凤英,这是我最初的人生偶像,也许还将是一生的,因为严凤英的身上保存了我对自然美的全部幻想。
   
   

编辑: 王慧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