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 汽车 | 房产 | 美食 | 健康 | 导购 | 伊人 | 徽商 | 黄梅 | 养生 | 消防 | 分类 | 手机 | 论坛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黄梅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黄梅影集|皖声徽韵|戏剧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
经典热词
严凤英 韩再芬 吴琼 马兰 美女
黄梅戏 徽州女人 女驸马 天仙配
戏剧 牡丹亭 京剧 越剧 昆曲
精彩文章
·余音绕梁 改不完的窦娥冤
·中国情人节别出心裁的礼物
·专家教你寻天上"牛郎织女"
·[沙龙]吴琼:绽放的女人花
·赵丽蓉“不愿”见毛主席
·为什么戏曲的时空变幻自如?
·[戏曲知识]何谓“科班”?
·评论:业余开始反哺专业
·“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将启用
·佛山粤剧传声岭南流播海外
·文化产业化,路在何方?
·传统戏《天仙配》出新版
·合肥两档家庭节目入选央视
精彩推荐
·【专题】吴琼自传:我写我心
·【专题】二十一届戏剧梅花奖
·【专题】姹紫嫣红牡丹亭
·【专题】徽声皖韵歌悠扬
·【专题】南曲戏文八百年
·【专题】史诗剧《白门柳》
·拯救川剧不得不“变脸”
·【专题】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
·再芬变白领全力办“公司”
·你 方 唱 罢 我 登 场
·20多佳丽展示黄梅戏等才艺
·明星风采:吴美莲影集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黄梅经典 > 结庐品梅 > 名家访谈 正文
吴琼:一声别字怎开口(1)(图)
  推荐热区: ·慢工出细活 黄梅戏新唱《霸王别姬》 ·焦点网谈:安徽黄梅戏何去何从? ·生活中的“小龙女” 和“猪哥哥”   ·话剧《东宫西宫》首次涉同性恋 · 白燕升“沉脸”得罪众多戏迷网友  ·以黄梅戏展现功底 谢雨欣从“头”做起  ·星光灿烂下“雷雨”  ·历史剧《窦娥冤》  ·梅兰芳画传  ·牡丹亭  ·我写我心  ·海上姊妹花   ·蛛网   ·祝福  ·红楼梦   ·小辞店   ·徽州女人   ·长恨歌   ·天仙配   ·桃李无言    ·女驸马   ·夫妻观灯    ·打猪草     ...更多精彩
中安在线          2005-06-01 11:35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精彩

一声别字怎开口(1)(图)
穿上戏装的吴琼

  离开安徽,正象《春香传》里“别歌”唱的那样:一声别字怎开口。

  每次接受电视采访,主持人总是问我,离开黄梅戏是否后悔?我说:“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黄梅戏。”

  换一个形式,换一个环境,并不等于放弃,离开黄梅戏剧院,离开安徽,并不等于离开黄梅戏,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见过我的人,熟悉我的人,见面也总会这样问,我想这个问题恐怕不是在初次见面或是寒暄几句以后,能够说明白的,所以,通常一笑算是回答。

  从来没有正经说过离开黄梅戏剧院的真实原因,因为牵涉到很多人和很多事,总觉得不谈为好,还因为事隔年头太久,如今也不会再有人关心这些老掉牙的事了。只是尽管如此,在我的内心深处,对这些曾经经历过的,甚至是感觉到疼痛的日子,还是久久无法忘怀的,

  “一山容不得二虎”——很多人这样对我提示,我倔强的说“不”。在当时,害怕人们说“同行是冤家”。其实,这是事实之一,而且是主要事实。

  黄梅戏剧院在充分启用年轻人的时候,把我们同时分配到剧院的五个女同学作为重点推向了社会。五个同学拼到了最后,剩下马兰吴亚玲和我,亚玲当时因为生小孩耽搁了一些时间。实际上,这“二虎”就是马兰和我了,我俩也确实都是属虎的,五朵金花里只有我和马兰属虎,论日竟是同一天,月份整相差一个月。这个巧合便印证了大部分人的猜测。

  我始终认为,当时领导对于我们这批学生的引导方式是有些不妥的,以制定“宝塔式”结构培养人才,牺牲了一批有潜质的演员。强调重点确保“塔尖”,其他人都要为这个“尖”让步并做铺垫,这个要求真的有些苛刻。其结果,无疑伤害并耽误了一批好苗子。

  当然,现在我们可以理解,也能够平静的对待,这与八十年代初安徽省经济状况有关,是安徽经济大环境的缺陷,没有条件为培养更多的演员付出财力和人力,有限的资金大都给了这个“尖”,而这个“尖”也确实没有辜负领导的苦心,成为新一代黄梅戏代表人物。很显然,这个“尖”就是马兰

  常言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就是那只受伤的虎,而且遍体鳞伤,至今伤痕累累。

  但我想,受伤的虎,也是虎!

  不想屈服,也不想做什么塔身或是铺垫。我就是我,我不能取代别人,别人也无法取代我。这是我一贯的思想。没有新剧目让我演,我就开始录制黄梅戏磁带,这难道不是一条并不狭窄的渠道吗?我唱的黄梅戏开始走进千家万户,前来找我录制黄梅戏磁带的音像公司一拨又一拨,不仅音像公司找,我自己也承包录制黄梅戏磁带。当时,大家都说我是团里最有钱人的,你到底有多少钱别人肯定不知道,但是,他们猜想的数目可非常惊人,远远大过你口袋的钱数,仿佛你挣得不是人民币,而是美金,说者胆大,听者胆小。但我肯定,我是率先在黄梅戏大院里面成为万元户的,这也是一种安慰吧?

  青春年少充满了活力,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胆子大,步子就大。在那个还属于摸摸索索的年代,碰壁是常事,得到的教训是深刻的,受到的教益同样也是深刻的。我要感谢那个时候的我年轻大胆,经历了许许多多令我难忘并值得怀想和骄傲的事情。

  碰到最让我不知所措的事情,是关于版权问题。八十年代初,大多数人还没有什么版权概念,有人提醒我侵犯了前辈的版权,我很纳闷:录制了这么多的黄梅戏怎么没听人说什么版权的事情呢?这些不都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吗?是可以供我们后人享用并加以改编的吗?我单纯的想,才不管什么版权不版权呢。结果,法院一纸传票来了。是黄梅戏界很有影响的几位老师联名写的,说我侵犯了作者的版权,没有征得作者的同意和授权,擅自改编作者的作品,还署上了吴琼的名字等等。我拿回传票,关起门想了很久,由刚开始的不解,甚至恼怒,慢慢的平静下来,反思了又反思,梳理自己心境和行为,确实,有些忘乎所以了。我忘记了,我只所以被观众和前辈老师肯定和赞赏,那是因为大家对我个人勤奋努力的认可,也是缘由对严凤英先生的喜爱,并把这种喜爱转赠给了我。而我却没有理由的飘飘然起来,并把自己被压抑被排挤的不满情绪肆意渲染,这个教训对我来说非常深刻。

  冷静的坐下来,我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道歉信,向被侵权的老师道歉,前辈面对我诚恳的改过,没有将这桩官司继续,这让我十分的感动和惭愧,也深深体会到前辈老师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关爱和希望。

  改革的春风刚刚吹起,耐不住寂寞的我又想干点什么新鲜的了,剧团没有资金让我们排新戏,不断重复老剧目已经令我们疲惫。对于“等”,我从来就没有兴趣。

  “扬子电器——吴琼艺术团”就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的。

  不甘寂寞,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度过。我找了一些在剧院能歌善舞,吹拉弹唱都棒的人才,组织了一台像摸像样的黄梅戏歌舞晚会。团里设备不支持,我就出去找。当时的扬子电器刚成立了一个小歌舞团,设备齐全优良,我便去拜访扬子电器老总宣中光先生,我说,把扬子艺术团交给我吧?我们联合起来,名字就叫“扬子电器——吴琼艺术团”,宣总一听很赞同,我们一拍即合,随后排出了一台集黄梅戏、歌舞为一体的综合节目,“扬子电器——吴琼艺术团”满怀激情,充满希望,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编辑: 王慧
 ∷【相 关 报 道】∷
-欧洲华人歌唱大赛落幕 吴琼任评委   05-06-01 08:20
-吴琼:三年日月浓如酒(2)   05-05-30 09:39
-吴琼:三年日月浓如酒   05-05-30 08:39
-吴琼推出自传《我写我心》   05-05-26 08:49
-吴琼《我写我心》:谁料皇榜中状元    05-05-26 08:49
-(情爱话廊)吴琼:我只是选择了婚姻    05-05-25 08:40
-吴琼新书写朋友 称毛戈平为美容大使   05-05-24 08:47
-吴琼推出《我写我心》自暴姐弟恋   05-05-19 08:01
-【图文】写书的吴琼看过来   05-05-16 08:27
-(图文)吴琼母亲节含泪忆母亲   05-05-10 09:01
-吴琼用心灵慰藉慈母在天之灵   05-05-09 10:18
-【图文】吴琼母亲节含泪忆母亲   05-05-09 10:18
-吴琼网上办婚礼   05-05-08 13:48
-【附图】吴琼恋情大曝光    05-04-30 15:57
-吴琼五一推出个人自传《女人花》    05-04-30 08:40
-吴琼变身明星队秘密武器   05-04-25 13:58
-吴琼婚后说丈夫:感觉真的很幸福    05-03-21 09:56
-吴琼:我有段“不靠谱”的爱情   05-03-21 09:56
-吴琼《天仙配》嫁接流行乐   05-03-16 15:23
-吴琼大玩流行乐 黄梅歌后再战江湖   05-03-16 08:53
-吴琼蜜月期间赶赴首体参加慈善赈灾义演(附图)   05-03-03 09:26
-吴琼自曝:曾被名嘴鲁豫横刀夺爱   05-03-03 09:26
-吴琼夫妇亮相《爱情加油站》(图)   05-03-01 08:57
-吴琼作客《女人百分百》   05-02-28 11:20
-吴琼解释鲁豫横刀夺爱闹剧   05-02-28 11:20
-吴琼夫妇上演天仙配 忘年恋缘何流行    05-02-24 10:07
-吴琼演唱《对花》 京城元宵大闹反串    05-02-21 08:33
-【图文】吴琼:春晚常客为何今年缺席   05-02-16 10:35
-吴琼:给传统艺术注入时尚内涵   05-02-16 10:35
-【图文】吴琼:婚姻帮事业冲刺 但求无愧我心   05-02-07 11:12
-吴琼七月已登记结婚   05-02-06 13:03
-新婚吴琼享受新年   05-02-06 13:03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