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1-3413299 投稿信箱:drama@anhuinews.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最佳分辨率:1024x768
 首页 新闻 安徽 体育 财经 黄梅 旅游 军事 娱乐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IT 商情 读书 汽车 演艺 音乐 企业 专题 邮件 论坛 贺卡 相册 交友
首页|戏里戏外|黄梅人|黄梅曲库|黄梅ok|剧场|踏雪寻梅|黄梅剧目|黄梅影集|皖声徽韵|戏剧大观|结庐品梅|好剧连载
经典热词
严凤英 韩再芬 吴琼 马兰 美女
黄梅戏 徽州女人 女驸马 天仙配
戏剧 牡丹亭 京剧 越剧 昆曲
精彩文章
·【图文】严凤英的艺术道路
·(图)七夕不仅是“情人节”
·戏曲评论:弋阳腔的现代启示
·《天地祥云》新秀也有绝活
·评论:残酷的《东宫西宫》
·[中学生美文]越剧的风景
·《粉墨春秋》话说京剧历史
·《十二月等郎》以平凡取胜
·赵丽蓉的成功秘诀是什么?
·顾芗:“小女子”成就大艺术
·北京曲艺昨又响清音雅韵
·《寻梦半世纪》披露昆剧史料
·“艺术活化石”紧急呼救
精彩推荐
·【专题】吴琼自传:我写我心
·【专题】二十一届戏剧梅花奖
·【专题】姹紫嫣红牡丹亭
·【专题】徽声皖韵歌悠扬
·【专题】南曲戏文八百年
·【专题】史诗剧《白门柳》
·拯救川剧不得不“变脸”
·【专题】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
·再芬变白领全力办“公司”
·你 方 唱 罢 我 登 场
·20多佳丽展示黄梅戏等才艺
·明星风采:吴美莲影集
精彩唱段查询
唱段点击排行榜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网 > 黄梅经典 > 精彩文章 正文
戏剧评论:谁在向社会撒娇?
  推荐热区: ·慢工出细活 黄梅戏新唱《霸王别姬》 ·焦点网谈:安徽黄梅戏何去何从? ·生活中的“小龙女” 和“猪哥哥”   ·话剧《东宫西宫》首次涉同性恋 · 白燕升“沉脸”得罪众多戏迷网友  ·以黄梅戏展现功底 谢雨欣从“头”做起  ·星光灿烂下“雷雨”  ·历史剧《窦娥冤》  ·梅兰芳画传  ·牡丹亭  ·我写我心  ·海上姊妹花   ·蛛网   ·祝福  ·红楼梦   ·小辞店   ·徽州女人   ·长恨歌   ·天仙配   ·桃李无言    ·女驸马   ·夫妻观灯    ·打猪草     ...更多精彩
中安网            2005-08-08 10:34

  近两个月来,《玩偶》、《新青年》到《梵高》等原创戏剧陆续上演。这些戏出现的方式很不一样,有的是院团的大制作,有的是民间投资的小作品,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创作群体都在30岁上下,是“青年戏剧”的重要力量。???±?? 《玩偶》讲的是一个心底善良的男孩子,在欲望的刺激下走向了一条不归路;《新青年》是一出思想辩论剧,通过语言整合出的是一出当代社会怪诞图景;《梵高》是一个人在寻找出路,爱情、艺术、乡村、死亡,在绝望后只有重新开始生活。虽然所指各有不同,但构成这些戏剧作品基础是对社会现象的摘录———并且———对摘录的社会现象进行毫无遮拦的指责。说指责有些太轻了:因为他们的不满在舞台上已经直接上升为谩骂和脏话。由此可以想象:在这样一堆社会现象中生活的年轻人,简直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因此这些戏传达的情绪,无非都是迷茫,愤怒,颓废,当然还有痛苦。

  我们可以给以这些现象非常正当的解释:一来,在传统价值观失落、新的价值观摇摇摆摆之际,年轻人的迷茫是有些道理;二来年轻人在成长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青春期的不满总会以各种方式发泄。

  可在给了他们正当的解释之外,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满。如今,在舞台上堆砌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说说社会对人的戕害,这样的堆砌,在远离了因为充满压力因而要分外决绝的历史背景后,已经变得容易而且无趣了。如今,在戏剧里尽情展现的社会荒诞图景,除去起到了以噱头制造笑料的效果之外,那就是在倒垃圾了:创作者在倒他们心底的垃圾。倒干净了,创作者或许是舒坦了,可这对舞台、对观众是不是有些太不负责任了?因此,他们在作品里呈现出的颓废、迷茫等种种情绪,在我看来,都像是在向社会撒娇:你们这个社会怎么这样?这样的社会让我们怎么办呀?那我们只好痛苦、郁闷,我们只好在这里倒垃圾了……

  撒娇的姿态在孩子身上,或许还不乏可爱;但对于30岁左右的青年创作者来说,对于在戏剧创作中将起到越来越重要作用的创作者来说,撒娇就显得有些轻薄了。撒娇就是把责任泯灭了。撒娇就不再负担建设了。就是把对社会的建设、对人生的建设都杜绝于外了。而且,一旦这样一种撒娇的姿态在创作中固定下来,对创作会是一种极大的损伤:我想这些青年创作者在现实生活中不大会一味颓废的,他们已经在从事着一些建设性的工作———要不为什么还会来艰苦地做戏呢?但一转身到了创作,却似乎是除了撒娇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情绪可以调用了。创作似乎已经快要掉到一个周而复始的怪圈里了。

  在这时候,我想创作者们是不是应该从情绪的怪圈探出些身子来:不要总停留在肤浅的丑化与低级的宣泄上,而是去认真思考个人与社会之间紧张关系的具体所在,清理自己的创作方向,珍惜站在舞台上对观众表达的机会,做一些对社会、对人生有所建设的工作。我想,这对个人对社会或许会更有益,而对创作者来说,也会是一种有效的开拓吧。

  陶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来源:新京报
编辑: 王慧
 ∷【相 关 报 道】∷
-戏曲评论:弋阳腔的现代启示    05-08-05 14:28
-评论:残酷的《东宫西宫》   05-08-03 11:47
-评论:戏剧的本质是震撼人心   05-07-05 11:20
-评论:我们的民众戏剧在哪里   05-06-22 16:49
-深度评论:地方剧种需要“拯救工程”   05-03-14 09:50
-评论:苦难中的崇高 平凡中的伟大   04-11-24 11:04
-评论:说透了世间只有两个人—男人和女人   04-11-24 11:03
-评论:请回多年来对话剧失望的观众   04-11-24 10:57
-评论:东北二人转,到底该咋转?   04-09-20 13:57
-评论:卖谁的航意险是机场的权利   04-03-30 13:46
-评论: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十年(图)   03-04-17 16:32

Copyright (C) 2000-2006 Anhui Internet news Center.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